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唱見×你 — 日常

唱見×你 — 日常

✻ @茶碗 さん的點文/////((說實話沒想到會有唱見×你這樣的點文XDDD不過還是寫的很開心♡

✻出場人物(照順序):そらる、まふまふ、天月、伊東歌詞太郎

✻非常的OOC!! 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寫誰了wwwww
✻說是日常有點令人過意不去(ㆁωㆁ*)((

正文-


▶そらる — 秘密◀


       そらる說過你是一個秘密。

       而你也是這麼認為的。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誰都不知道你就是そらる對外宣稱不存在的女朋友。


       就連他身邊的好友也全都不曉得,這讓你感到了滿溢心頭的優越感。


       你微微歪了頭,眼珠子轉了轉又繼續動作。


       他是個就像想像中那樣十分溫柔的一個人、是個並不懂得照顧自己的人、是個很喜歡給驚喜而且有嚇人這樣惡趣味的習慣的人、是個有時候會像老爺爺一樣一直碎碎念的人、是個有時候又會像小孩子一樣淘氣的人、是個非常非常非常有魅力的人、是個在你遙不可及的世界中活躍的一個最棒的人。


       會相遇的契機現在想起來都有點太簡單、太偶像劇了些。


       為了他去了日本,當然去聽了他的個人演唱會。


       那是第一次見到他,當時想著口渴結果去到附近的飲料販賣機卻遇到個戴著口罩、戴著帽子的人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麼,為了買飲料而走向了他,因為好奇心而向他搭話了。


       現在想想跟自己喜歡的偶像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請問你蹲在地上做什麼?」這不會很不妙嗎wwwwwww


       手邊動作頓了頓,結果反而先是笑了出聲,不管過了多久都無法忘記阿—


       能夠和他互相認識真是太好了,現在能夠陪伴在他身邊真是太好了,以後也,在一起吧。


       我最喜歡最喜歡的天空さん。


       「喂!該出門吃晚餐了喔?」そらる猛地從門邊探出頭,你被嚇的鬆開了筆,回過頭看到對方笑得一臉得意,你不高興的鼓起臉頰「在一下下啦!」


       你趕忙在日記本上寫上最後一句,之後放下筆闔上封面,一手拿過背包與椅背上的外套走到他身邊「好!走吧!」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你剛剛在寫什麼?」


       「嗯?喔這是秘密!」


        這個可是秘密呢。


▶まふまふ — 採買◀


      「まふさん,請把你手中那一袋番茄放回去。」你一手指著蔬菜區,一手則顧著放了東西食材的手推車,一個眼神狠狠的射了過去。


      「唔!可、可是番茄很好吃…!」他頓了頓,對上你沒有溫度的眼神停下了腳步,與你間隔差不多三步的距離。


      「…我知道你覺得番茄很好吃,但是剛剛不是才不管是大顆還是小顆的都各拿了一大袋嗎!而且那不能算是理由!所以,放回去!」


       現在兩人的所在地:生鮮超市。

       兩人在這裡的理由:採買食材。


       而此時的狀況是……まふまふ購買番茄不管多少都不嫌多。


      「我保證我會吃完的!」他將懷中的番茄抱得更緊,一臉悲壯的宣誓著。


      「你出門前才答應我不會買超過兩袋的喔?」你也毫不退讓,氣勢驚人。


      「但是這可是不同品種的番茄喔!這個可是…可是……」他微微低下了頭,伸出的手也慢慢的垂了下來,眼眶開始泛著水光,咬著下唇的模樣讓人好生愛憐。


       你看著他的表情,就算知道他是再裝可憐,你還是不免有些心軟,這人一定是知道這就是我的弱點…


       再開口時口氣柔和了不少,你好言相勸道「…不能下次再買嗎?一定要現在買?」


       那人抬起頭對上你的視線「……我們明明都是家裡蹲。」


      「唔!……也、也是。」你別過頭,深深吸了口氣安慰自己這是最後一次對他心軟,下次絕對、絕對會拒絕他!


       「知道了啦…你要買就買吧。」說完你就轉身去推手推車,一臉疲倦的樣子。


       你沒有看到身後的まふまふ在聽到你說那句話時嘴角露出的笑容有多麼燦爛、眼瞳投射出的光輝讓人移不開視線。


       走了一會兒你突然停下了腳步,那個買東西總走在自己前面的人居然安份的待在後方,沒有嚷著要買這個,也沒有搖著你的手臂說買那個好不好?該不會是因為剛剛的事所以覺得愧疚?阿—一定是這樣吧!


       你輕輕點了頭,像在感嘆那人的成長。


       一邊側過身打開冰櫃拿出一瓶家庭號的牛奶並心滿意足的放到推車內,突然驚覺不對。


       連忙回過頭—


     「まふまふ!放回去!!!我說你能買不代表你全部種類的都能拿阿!!!」


▶天月 — 迷迷糊糊◀


       你有一個戀人,而那人就某種意義來說或許是個工作狂也不一定。


       他總是在天還剛亮、窗外隱隱約約傳來幾聲鳥鳴的時候就外出工作,每天早上你都是將自己縮在被褥裡,迷迷糊糊的睜著雙眼,看著他分裂成兩三個的背影,雖然想打起精神好好的替他打氣,開口後卻還是只能發出像小貓呢喃、 撒嬌著的話語。


      「天月くん…」你揉揉犯睏的雙眼,坐起身頂著一頭亂髮朝那人無力的揮了揮手「…路上小心……」


      天月看著你的模樣笑了笑,停下打開門的動作,轉身走到你旁邊揉了揉你的頭髮輕聲道「我出門了。」


      你又迷迷糊糊的應了聲,直到關門聲傳來才往後一躺,過了幾秒才拉過被子將整個人都縮在裡頭,閉緊雙眼小小聲地說著「今天也要一個人先睡嗎…」


      那個人是個很出色的人你是知道的,那個人不是個只屬於你的人你也都是知道的。


       你拿著牛奶咬著一片吐司走到客廳打開了電視,不斷的按著遙控器,想找找看自家戀人今天的那個直播節目,當上頭的畫面換過一個又一個,你開始有點不耐煩時你突然瞥見那張熟悉的笑臉。


       你眨了眨眼,不耐煩的心情頓時消失了,你索性將整個人都窩在沙發上,視線直盯著電視畫面瞧。


      你知道他笑的時候眼睛會瞇成一條線,臉頰有時也會跑出小酒窩;你知道他不好意思的時候視線會習慣性的往右邊看;你知道他害羞的時候耳根會染上一抹嫣紅;你知道他錄音的時候既認真、又投入的神情是多麼好看…


       他是個那麼棒的人啊。



       果然,不管看了幾次都覺得雙人床很大。

       為什麼上次去買時會覺得剛剛好呢?


       你跪坐在床上,看向窗外,外頭皎潔的月光讓本該是一片黑的臥室有了亮光。


       夜晚總是這樣的安靜、令人著迷,難耐寒冷的你索性爬進了被子裡,也不去管窗簾沒有被拉上、臥室的門其實沒有關好,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鬧鐘想「嗯…00:36嗎……」


      接下來則是迷迷糊糊的進入了夢鄉—


      再一次醒來時是因為聽到了近乎於無的關門聲,還有窗簾被拉上的聲音,再來則是感覺到另一邊的床鋪陷了下去…


      你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蹭到了那人的懷裡,兩隻手無力的放在他的身上,喃喃地開口「…歡迎回來…天月くん……」


      天月勾了勾嘴角「我吵醒你了嗎?」手指溫柔的玩弄你的髮絲,另一手則放到了你的腰上。


       你搖了搖頭「嗯嗯—沒有喔…」


       滿滿的…都是令人安心的味道。


       「這樣啊,快點睡吧?」


       「好,晚安—」


        這是怎麼回事呢…?迷迷糊糊間就覺得好幸福。


▶ 伊東歌詞太郎 「不是妳就不行!」 ◀


       「原來這裡可以這樣改阿!」伊東歌詞太郎高興的於樂譜上依著妳給他的建議做更改,不到一時剛剛想不出什麼好點子的樣子就在那人身上消失的無影無蹤。


       「能幫到你我也很高興呢!」妳的嘴角跟著揚起了微笑,被他的那份心情給傳染,妳也跟著變得興奮起來。


       妳是一間樂器店中的店員,而伊東歌詞太郎是這裡的熟客,他與妳的老闆感情很好,因此妳一個禮拜在店裡都能見到他好幾次。


       他有時會一個人專注的坐在筆電前寫著曲子,或是幫忙店裡的樂器調音,又或者偶爾他會在店裡特製的小小的舞台上唱著歌…


       妳被他吸引,不知不覺想跟他更進一步成為朋友,而當妳某天鼓起勇氣前去向他搭話時—


       那人毫不猶豫的逃跑了。


       嗯,毫不猶豫的逃向妳老闆在的地方,丟下妳一人站在原地。


       愣了片刻,妳眨了眨雙眼,撐著下巴歪頭想了想,小小聲地笑了「原來伊東さん有女性恐懼症阿!」


       每次想起妳都會不自覺笑出聲,包括這次。


       他回過頭一臉不解「怎麼了嗎?在笑什麼?」


       妳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嘛…只是想起我第一次向伊東さん搭話的—」


     「阿阿阿阿阿!!!!等等…!別、別說了阿…不是叫你忘記嗎?」那人慌慌張張的伸出雙手阻止妳繼續說下去,雙頰也染上因為不好意思而冒出的紅暈。


      「欸—明明就很可愛!才忘不了呢!」妳笑得更開心了,根本就是存心故意耍著他玩。


      「阿阿…那真的是我這個武士一生的污點……」伊東歌詞太郎抱緊頭,不斷喃喃自語說著什麼。


      「真是的!都過去了嘛!」你拍拍他的肩叫他不要在意,然後你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喚了喚他。


      「阿,對了伊東さん!你明天也會來對吧?」


       他從手中抬起頭「對啊,明天要做歌曲的最後確認…」


       你走到他對面坐下「這樣啊…我明天要請假喔?」你本以為不是什麼大事,卻聽到他發出了「欸—」一聲。


       你伸出手在空中比劃著「不過沒關係的啦!聽說明天來的前輩可是非常非常厲害的人喔!不論是樂理、彈奏樂器都十分擅長!」說著說著你的語氣變得很興奮,你看到眼前那人無奈的勾起嘴角,跟著你笑了。


       如果這時有個鏡子擺在伊東歌詞太郎面前,那麼他應該會發現他剛剛的笑容說有多寵溺就有多寵溺。


      「阿!對了!」你拍了一下手「那個前輩可是個超有人氣的大美人!而且重點是她還會寫曲子喔!所以我想一定可以替伊東さん帶來很———大的幫助的!」你張大雙臂,像在說「可是有這麼大喔!」


      「嘿嘿怎麼樣!有沒有很期待明…」


      「不是妳就不行!」那人猛地大力的拍了桌子一下站起身,聲音也變得大聲起來,他打斷了妳的話,妳錯愕的抬起頭看著那人。


      你們兩人對望了一會兒,他的臉刷地變成紅紅的一片,妳連忙低下頭摸摸自己的臉,糟糕…好像有點燙…


       「…那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那麼大聲說話的…」在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伊東歌詞太郎有些顫巍巍的聲音從妳的左方傳來。


      妳看向他,裝作不以為意的說「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可以告訴我…嗎?」


      「這是因為我喜歡你……的音樂,或是給我的建議也很喜歡!還有你想想我不是有女性恐懼症嗎哈哈哈…」


      那人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妳被他逗得笑出了聲「你在說什麼啊www我知道了啦!」


       「真、真的理解了嗎?」


       「嗯嗯,我也喜歡伊東さん……的音樂喔!」


        你們兩人對望笑出了聲。


        『「那麼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夢囈-


       依舊說一句,會雷的人請按上頁或是叉叉♡


       作為點文好像有點失職wwwwww
       感覺有符合日常這個主題的只有天月和まふまふ那兩篇阿!そらる那篇的話…嗯……就是像介紹那樣?(?)伊東歌詞太郎那篇就是一整個曖昧/////((


       在想梗的方面遇到了困難_| ̄|○謝謝幫忙我的蔥蔥♡那個梗留著之後寫……!


       如果看的很開心就好了!如果覺得寫得不錯的話真是太好了!如果不喜歡也還是感謝你看到這裡!


       明天預計會再更篇甘党(๑•̀ㅂ•́)و✧((寫的出來的話


       那麼這裡是(明天還有一天複習考的)(x)星夢(*˘︶˘*).。.:*♡

       謝謝你。

评论(5)
热度(32)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