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學生党 灣家人
稱呼隨意即可 隨性的過日子♪

低產量 低質量


icon by初漾


「嘗試習慣寂寞、嘗試變得勇敢,直到哪天能自信的站在你面前說我喜歡你。」


慎fo

沉迷主播 主忽幻忽

甘党 — 無法兌現的承諾

OOC與私設預警.短篇

-

天月心情忐忑的喝了一口咖啡,看了一眼窗外,對面的花店因為花顯得五彩繽紛,在初春這時候顯得格外有生氣。

嗯…等等要不要去買個小盆栽,擺在臥室應該也挺好看的……

「天月くん久等了!真的很對不起!明明是我選的店我卻…天月くん?」

但是我沒看著時貓咪們應該會打翻,到時候清理就很麻煩了阿…唔……還是算了吧!

天月輕輕點了點頭,解決了小問題心滿意足的就要再喝一口咖啡,看到面前的人笑顏便僵在原地。

「哇!?歌、歌詞さん什麼時候來的…?」
「嗯…應該是剛剛天月くん想事情想的正入迷的時候。」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太太太太太丟人了吧!?

他別開視線,頂著一張發燙的臉小口的喝了一口咖啡,伊東輕笑了聲,...

そらまふ — 一對情侶

そらまふ — 一對情侶

00.

在你眼中的我是誰。

01.

一睜開眼,有個滿臉倦容的人正看著自己。

亂糟糟的捲髮、像深海的眼瞳有著幾點白星。

那個人原本緊張的神情下一秒寫滿了名為「太好了」的慶幸。

他拉開我面前的玻璃門,溫柔的摘去我手臂上、腿上、任何一處的管線,最後牽上我的手。

—那是我頭一次感受到溫度。

男人說「你的名字叫做まふまふ。」

而他接著指向自己「我是そらる。」

02.

そらる總是很溫暖、很溫柔而且臉上淡淡的笑容很好看、而且光是居家的樣子就很帥氣。

…雖然有時候就像大叔一樣。

比方說早上睡醒時他翹亂的一頭黑髮、嫌麻煩而不常剃的鬍渣,還有我對他並不算好的第一印象。

「そらるさん,早安。」...

淡圈了淡圈了
之後大概就寫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所有創作的故事都隨緣吧

許一回難忘暮商,願木犀伴你秋季。

是真的不會寫文了(苦笑)

目前的打算是把舊坑發一發,至於往後心裡還沒有底。

そらまふ — 星眸

就也是一時興起的短打,私設與OOC注意。

深夜的山上又黑又冷,附近沒有幾個人,但還是比平日稍微熱鬧了一點。
畢竟每個人幾乎都是成伴來的,為了一睹流星雨的風采,在十度上下徘徊不定的溫度彷彿根本不算什麼。

而這裡又不像那些一個個曝光的景點,是個隱藏版的賞星處所,內行人才知道的寶地。

そらる不免感到有些小得意,習慣性的想勾起嘴角整個人卻被冷的直發顫。

他天生怕冷怕熱,卻喜歡上遙遠神秘的宇宙。
憑藉著一腔熱血便毅然決然跑去當了天文教授的助理,有空閒的時間便跑到教授告訴他的好地方一個人看星星。

「這樣下去不行…還是走一會暖暖身子吧。」說著他便下定決心從椅子上站起來,看了一眼手錶,離預測的時間約略...

SoraMafu 短打

「要是人感到寂寞是不正常的,那你能不能成為我的解藥?」

調酒師聞言愣了下,手的動作停止了一瞬間,因為這句話他終於抬眸與這個只坐在吧台前的客人對視。
藍色的眼盈滿赤裸裸的情感,使得不擅交際的人又低下頭,隨著他的動作一縷銀髮從耳邊落在他視線裡。

還有那個人的眼裡。

他無聲地勾了勾嘴角「你的髮色很好看,很適合你。」語畢他仰起頭飲下最後一口酒。
「欸…阿,謝謝。」

調酒師連忙又將頭髮回復原狀,繼續擦他擦不完的玻璃杯。

那人也不急著走,再點了一杯酒,喝了一口便又撐著下巴看向眼前無所適從的店員。

台上的表演者換過一個又一個,時鐘的針不曉得走了幾圈,外頭的星不知道落了幾顆—

「你還沒回答我呢?給你...

無數的星辰落在少年眼底,悄然無聲似無名花開。

說實話不像剛開始那段日子那麼積極了
不再像當初那麼莽莽撞撞的去組織一句文字、一段故事
多了份顧忌 少了點衝勁

還是愛著他們 還是想寫想像中的他們

但是負面情緒太沉重、太突兀的壓上肩膀
太無力了 束手無策的我太無力了

也可能是因為那微微的好勝心 即使很不甘心但我還是一直知道輸家是我
也可能是因為偷偷憧憬著的人不見了 我的手還沒伸出去她就不見了

我不知道我在旁人眼裡到底是什麼樣子
也不知道形象有沒有好好建立起來了

是一個溫柔的人嗎 還是一個讓人不敢親近的人呢
是一個很好的人嗎 是一個什麼都做不好的廢物吧

考慮過換個地方重新開始

可能不寫他們了
可能不用lofter了

可能不寫文了

可能就轉職當...

そらる×你 -0616.

是個跟感冒有點關係的段子(
久違的乙女向 突然想寫 猶豫了一會想了想還是放出來好了(

OOC 交往、同居設定 以上可以下收

-

「そらるさん我…」

「你敢坐起來我就打你。」

「唔!そらるさん太霸道了…!」

坐在一旁滑手機的人抬起頭看向你,用手彈了一下你的額頭「病人就該乖乖休息。」

「明明我只是流鼻水而已阿!」

「即使是小毛病也不能輕忽,尤其是你這種笨蛋不是嗎。」

你吸了下通紅的鼻子,不滿地鼓起臉頰「又罵我笨!?」

そらる見狀捏了一把你的臉頰,輕笑「在大熱天還能感冒的人不是笨蛋是什麼?嗯?」

「又不是我自願的…」

「昨天晚上風明明就挺大的,還吹電風扇當然會著涼啊。」

「你怎麼知道...

1 / 5

© ほし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