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雨後篇章㈡

そらまふ — 雨後篇章㈡
❅各種各式各樣的段子放在一起
❅與前篇沒有任何關係
❅OOC


d.瞄準、發射
❅黑手黨paro
❅雙方皆黑化 / 有點まふそら的感覺…
❅自我認知的黑手黨相關知識請注意


    「要我說幾次?還將我們組織的什麼情報帶出去了?」そらる抓起一個滿臉都是血的人就往旁邊的桌子砸,聲音在小小的空間內迴盪,聽的人心慌。


    「……」那人卻咬緊下唇,不發一語,連一聲痛也不吭。


     そらる見狀一笑,將身上多了不少傷口的人舉到眼前「不說?」


     話裡的寒意直逼心頭,可那人還是不開口。要不是那人還在呼吸,そらる一定早就將那人滅口。


     「喂,まふ。」そらる將這人往地上一丟,喚來了另一個人。


     「怎麼了怎麼了?」穿著上頭有不少血漬的白袍、白色的頭髮也染上不少血,可他那雙血紅色的眼瞳閃閃發亮。


     「這人就交給你了,拷問到不小心殺死他也沒關係,不過最好的還是逼他將所有能吐出來的都吐出來。」


     「欸—そらるさん我不是說過很多次,要你別動那麼大脾氣的嗎?況且這種骯髒的事交給我們這些下屬就沒問題了吧♪」


     「……去工作。」


     「好……啊!對了そらるさん,今天回家的時候一起去買新出的遊戲吧?」


     まふまふ突然停下離去的腳步,回過頭看著身上染上與他不相稱的血的人。


     そらる突然回過神,對上まふまふ的笑容什麼狠心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好。」


     瞄準你的心臟,發射。


e. 岔路


     『還記得那些我開玩笑要你做到的事情嗎?』


      —「答應我等我回來後不要讓我找不到你…!所以不要搬家、不要換手機號碼也不要一個人跟著那時間向前……不,最後是開玩笑的,そらるさん不要忘記我我就很感恩了。」


     『還記得我們在雨裡勾勾手指定下的約定嗎?』


      —「等我回來,そらるさん。」



      “我喜歡你的眼睛,亮晶晶的模樣像顆耀眼無比的寶石。”


      那人總愛一到他們此次旅行的目的地便拉著他去看風景、看天空,也不管沒有裝多少東西的行李都還沒拿出來、身上同款的外套也還未脫下。


     可我雖然總會念他幾句,卻依舊不會甩開他的手。


     我們有時候會肩並肩看著從天空另一端慢慢出現的太陽,感受它無私散播的陽光;有時候會一起仰望平時沒有機會一窺究竟的星空,然後斷斷續續的聊著天南地北。


     我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滿足。
     甚至覺得怎麼樣都能夠與這人一輩子相處。


      “我喜歡你的笑容,因為那好像有種魔力,讓人的心情都會隨之變好。”


     他有時候會神情認真的說些奇怪的話,用最燦爛的笑容說喜歡我。


      他說他喜歡我的表情,因為總是淡淡的、讓人感到平靜,即使他偶爾還是會抱怨我是冷血動物,一天到晚都面無表情。


     他說他喜歡我的溫柔、喜歡我的體貼、喜歡我給予他的安全感與屬於他的第一優先。


     其實我也很喜歡他,喜歡的不知道該怎麼用文字表達,更別說那本就不坦率的性格怎麼又會允許我說出那些甜到心坎裡的情話呢?


     “我喜歡你的人、喜歡全部的你。”


     可這樣毫無意義的堅持,在我時隔多年再次遇到他……不,應該是從接到他的那通電話開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我想抱住他大聲的說喜歡他,就像之前他對我做的一樣。


      「喂?是そらるさん嗎?……太好了!你真的沒有換號碼阿!……那個我現在在機場你可以來接我嗎?」



      『還記得你像小孩子一樣任性的要求嗎?』


      —「そらるくん,感覺你跟三年前一模一樣阿。」

         「…是嗎?你的錯覺吧,人怎麼可能毫無改變?」


      『還記得在雨裡我抱住你的場景嗎?』


       —「……嗯,我等你回來。」


     「喔對了そらるさん!ただいま!」


     這麼說著的你,臉上一定綻開著跟記憶如出一轍、像一等星那樣最耀眼的笑容吧?


f.訴說愛
❅そらる第一人稱視角


    不要醒來、不要戳破—
    不然這世界真的會毀滅的。



     「你知道維持這世界的是什麼嗎?」


     少年的紅瞳熠熠生輝,毫無感情的視線與聲調讓人不自覺打起寒顫,露在帽子外的幾縷銀髮隨風狂舞著,似在張牙舞爪實則不帶心的擺動。


     他見我搖了搖頭只是露出了個不屑的笑容,但是嘴角勾起的弧度又是那麼完美。


     他伸出白皙的手指指著我,歪了頭笑道「是謊言,是那些無傷大雅、數量如繁星點點般的謊言喔?」


      「你看,因為我們也是老天爺所開的一個玩笑。」


      「你有著可比那蒼穹的頭髮與眼瞳,我則有著如血的紅瞳和與我一點都不相襯的潔白、純淨的髮色。」


     他嘴角的笑容消失了,眼中的悲傷也消散至盡,取而代之的是如第一次見面般的警戒、悲憤與孤獨。


      「他們說每個人都是平等的、他們說上帝是擁有無私的愛的、他們說……」


      『「每個人都是被愛著的。」』


     我眼神堅定的看著他,他蹙緊了眉,似乎沒料到我會與他說出相同的話。


     「你說的沒錯,這世界是由謊言組成的。」


     我的帽子被風吹得往後飛,整張臉頓時完整的呈現在他面前,我能夠感受到雨滴打在臉上,頭髮被風吹得亂七八糟。


      「人們將對他們不利、立場與他不同的人稱為騙子;相對的人們將與自己志同道合、站的立場相同的人稱為正解。」


    「正因有謊言,才會有正解的存在。」



    「而他們說的沒錯,因為我愛著你。」



    不要戳破、不要醒來—
    但是不這麼做就什麼都看不清。


     可是其實我們依舊沉迷於維持這虛假的現狀。
    正因此這世界還在向前轉啊轉的—


-tbc


夢囈-


     我回來了。


     會努力復健,並早日將目前正在填的坑好好填完的,想早點跟你們分享想到的腦洞—((被打
     兩個月左右沒見,謝謝你們還在這裡。
     雖然我的狀態跟停更前並無兩異,不過會努力打起精神……如果能讓你們喜歡那就太好了。

    順帶一提 e、f都是舊文,在LINE與微博放過。

评论(5)
热度(22)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