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花溶雪㈠

そらまふ — 花溶雪㈠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的點文
✾背景設定為花街 / ABO設定有 / HE
✾副CP為甘党

✾そらる,伊東歌詞太郎→Alpha

  まふまふ,天月→Omega

✾無法接受者請按上頁離開。


00.


    當櫻瓣落下,我想那便是末冬的告別。


01.


    そらる站在街燈下看著喧鬧的街道,以他為界,在他背後的黑夜寧靜無波,就連遠方不知名的哭聲似乎也能隱約聽到。


     上方暖黃色的光將他整個人籠罩,墨黑色的捲髮襯出被光照的更亮的肌膚,闇靛色的雙瞳好似他身後的夜、好似遠處毫無波瀾的深海,身上清藍色的浴衣與靛色的外衣搭配簡單又不失大雅。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回過頭一看,一個穿著墨綠色的浴衣、臉帶狐狸面具的男子喘著粗氣停在轉過身面無表情看著他的そらる旁邊。


     「哈…阿—そらるさん對不起!不小心遲到了—」


     「…不·小·心!?你在說笑吧伊東歌詞太郎さん?」そらる冷笑著挑起了眉,笑著對上露出心虛笑容的狐狸。


     「我、我請你吃糖葫蘆跟櫻花糕當作賠罪行了吧?」伊東歌詞太郎抬起眼,他看到そらる一秒換上了得意的笑容「成交!還有之後改天請我喝櫻花茶吧?我要櫻音那一家記好了啊!」


     「好…不對、什麼啊!?」


     「是你邀請我來的喔?而且我還有提醒你不要遲到呢!」


     「唔!」伊東歌詞太郎嘆了口氣—


      我說到底誰才是狐狸阿…


     「所以你約我出來是要做什麼?」そらる接過店家遞給自己的糖葫蘆,一邊小口小口咬著甜脆的糖衣邊向正在付帳的人問道。


     「嗯—想找そらるさん一起去花街呢。」伊東歌詞太郎小心翼翼的開口,聲音自動縮小了好幾倍,變成只有他和そらる聽得到的音量。


      「……你錢太多?」


      「才不是錢太多!」伊東笨蛋太郎下意識的大聲反駁,結果毫不意外的接受到一堆人疑問的視線他連忙又壓下聲音「是我和一個花魁約好了啦……」


     そらる聞言挑起眉「哦?你還挺有…」他突然停了下來,想想覺得不對勁,這人怕女生怕得出名怎麼可能搭訕到…他又連忙問「女花魁……還是男花魁?」


      「姆?蠻發鬼阿?(嗯?男花魁阿?)」伊東歌詞太郎含著糖葫蘆,一臉呆懵樣、口齒不清的回答。


    そらる作勢後退了幾步「…我跟你當了幾年好友都不知道你喜好男色。」


    「……?」伊東歌詞太郎依舊一臉不解的看著面無表情而且正準備轉身就走的そらる,腦袋空白了好幾秒才理解那人的意思。


    「阿!那個人是賣藝的啦!」


02.


     「…我說あまちゃん阿……」まふまふ畏縮縮的站在屏風後,只露出個頭看著坐在臺上調整樂器的天月。


     「怎麼了?」天月轉過頭,一雙金色的眼眸好似在發著光,掛著笑容的模樣看起來無所畏懼。


     反倒まふまふ就像隻初生的小兔子,一雙睜得大大的紅瞳害怕的東看西瞧的「你真的邀請了那個第一次見面的人來聽表演…?你都不會怕的嗎……這不是你第一次正式表演嗎?還有—」


     「嗯,我真的邀請了他喔?他還說會帶朋友一塊兒來。」那人的笑容好像變得燦爛了幾分,他又轉過頭去繼續手邊的動作「會怕是一定的阿,是第一次表演沒錯喔?所以心臟正撲通撲通的狂跳呢。」


     「但是興奮的心情不知不覺蓋過害怕了呢—まふくん你呢?你的工作比我的更令人害怕吧?」


     「阿…已經不知道會怎麼樣了…」まふまふ露出了個笑容,卻難看至極。


     天月一看便起身走到まふまふ旁邊,蹲下身一言不發的抱緊他,毫不猶豫的擁抱正在發抖的那人。


    肩頭的衣料被眼淚浸濕一片,但他根本無心在意,此人壓抑的哭聲讓人聽著心都跟著疼了起來。


     他輕輕闔上眼,伸手輕撫那人瘦弱的背「沒事的,まふくん的話一定做得到。」まふまふ在天月的懷裡睜開了眼,漂亮的臉皺成一團。


     「不論是誰要做像まふくん的工作一定都會害怕的,所以沒事的。」


     「…嗯…沒事的……」這句話輕的下一秒就在風中消散,像是自我安慰那樣的咒語,卻一點作用也沒有。


     天月是賣藝,而まふまふ是賣身。


     —而且還是強迫制。


03.


     在這個花街有個很不成文的設定,如果你是beta或是還未覺醒的人,就只能當服務生、掌櫃或是像天月那樣賣藝的花魁。


     而如果你是omega就只能當被壓的那一方,即便你歌喉再好、才藝多麼精湛,你所要做的都不會改變。


    其中也有少數幾個人是alpha,為了滿足某些人的需求而存在,阿,也會被叫去暫時標記發情期的omega,或是永久標記也說不定。


     那裡的空氣總是飄著各種醉人心扉的氣味,甜膩的讓人抽不了身。


     裡面的花魁更是美的讓人留連忘返。


     一不小心就會被奪去心神。


04.


     夜色似乎又深了幾分,月色相對的更加耀眼,零星的星辰散落在四處,不比火紅色的燈籠還要黯淡無光。


     そらる站在正深呼吸的伊東歌詞太郎後方,用看笨蛋的眼神看著前面那個站了快五分鐘的人。


     「我說,你要進去了沒?」


     那人一張嘴開開合合的,支支吾吾的模樣讓そらる看了很不明白,還有其他不少客人也向他們投以疑問的眼光。


     そらる見狀嘆了口氣,盡全力無視其他人的耳語「走吧。」


     …雖然我不明白拉著人進去這樣的動作就不引人注目嗎?


     「欸!?そ、そらるさん!」


     而他當然是直接忽略了伊東歌詞太郎的叫喊。


     一把掀開簾子,撲鼻而來的櫻花香讓那兩人著實愣了一瞬,濃郁卻又帶著清新的反差感。


     「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伊東歌詞太郎先回過神,看著眼前嬌小的女孩子臉上友善的笑容卻怎麼樣都想往外跑,他連忙拉了拉そらる的衣袖,露在面具外的嘴唇似乎在發抖。


     女子面對沉默也不感到尷尬,笑盈盈的繼續招呼那兩個人「兩位是第一次來吧?所以才有點緊張?」


     「阿……是…」伊東歌詞太郎悄悄地退了一步,一邊一直去看旁邊似乎還沉浸在櫻花香中的そらる。


     「阿!歌詞さん!」突然一道聲音打斷了那名女子的話,解救了不知所措的伊東歌詞太郎。


     女子放下正想伸出去的手,回過頭查看來人「欸?天月くん?你等等不是要準備表演?」


     「對啊,我來帶我的客人。」天月將視線移到戴著面具的人臉上,嘴邊揚起的笑容讓不少其他客人的視線情不自禁的多停留在他身上幾秒。


     他伸出手「很高興您能前來捧場,那麼請跟著我走吧?」


     伊東歌詞太郎看著那隻手突然有種錯覺,牽上去的話似乎不管是哪裡他都能夠前往。

 

    「好。…阿,對了!そらる…さん?」伊東歌詞太郎連忙回頭看著從剛剛開始就沒有開口的人,熟悉的身影卻不在那裡。


    一旁被放置正在翻看著書的女子悠悠的開口「如果是找穿著藍色浴衣的那位客人,他去看庭院的櫻花樹了。」


     天月的眼瞳閃了一瞬,伊東歌詞太郎見狀一句怎麼了便脫口而出。


     「喔…沒什麼,有位朋友似乎也在那裡就是了……那麼我們先去和室吧?」


-tbc


夢囈-


     又開了長篇的我罪該萬死m(__)m
     是個連我也還沒想好結局的故事。


     最近沒有手感,原本打算將這篇寫完當作停更前的最後一PO…但心有餘而力不足阿,深深感受到自己的無能為力(´・ω・`)


     大概又跟點文者的想法差了十萬八千里,或許說根本就是硬套上那樣的設定吧。



     這裡是星夢,從今日起開始停更,不過如果哪天突然有了想法一定會再上來發文的。

     停更的原因不論是因為考試,還是因為沒有手感、沒有想法或是對自己的無限否定,這些全都是因素。


     等考完試、等能再回到之前那樣的狀態時,希望還可以再和你們一起做夢呢。


     會努力變得更好,再回來的。


     致歉、致謝。

评论(8)
热度(38)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