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唱見×你 — 打氣

唱見×你 — 打氣


✳極短篇 / 無內涵 / 文風亂七八糟
✳第二人稱視角

✳まふまふ、そらる出場.


[まふまふ — 因為是你]


     你拿著筆對著桌上空白的繪圖本發呆,歪歪頭畫了第一筆,隨即便拿起一旁的橡皮擦拭,就這樣畫擦畫擦的動作重複了好回。


     怎麼樣也畫不出感覺,你最後索性拋下透明的筆桿,轉著電腦椅轉了半圈面對正坐在沙發上用著筆電的那人。


     你有些出神的看了一會,他突然抬起頭與你四目相交。


     見你的表情愣了一下他一時沒忍住笑出了聲,拿下了紅白相間的耳機「怎麼了?」紅瞳睜得大大的裡頭溢滿了溫柔的笑意。


     你扁扁嘴低頭開始玩起了自己的手指「沒什麼…沒有手感罷了。」


     他挑起眉「嗯—真意外?難不成是因為畫太多了?」


     你搖了搖頭,口氣變得更無力「大概是因為想畫好所以急了起來吧…結果反而本末倒置了……」


     「什麼啊!原來是這樣?」他站起來走到你前方蹲下身,嘴角的笑容看的你一愣一愣的「你的話一定可以的啦!」


      「為什麼…」


      「因為是你阿!你可是被まふまふ我這全世界最厲害的大魔法師施了祝福魔法的人呢!」


[ そらる — lend an ear ]


     「……我回來了。」你無力的走進正傳來電動遊戲聲的客廳,正沉迷遊戲的戀人回過頭看向你「喔,歡迎回來。」


    你拖著腳步朝沙發丟了背包後隨口應了聲就回去自己的房間,留下一臉呆愕的人與跳出「Game Over」這行字樣的電視畫面。


     「……她是怎麼了啊?」そらる搔搔頭一臉困惑。



     你不知道你維持臉部埋進枕頭的動作多久,腦袋亂成一團、什麼都不想去想索性就這樣一動也不動。


     後方そらる打開臥室的門,他只能藉著微弱的月光去看趴成大字型的你。


     白日被髮圈束緊的黑髮此時被月光照亮像朵發著光的花火散落。


     他轉了轉眼瞳,接著放輕了腳步走到你身邊,不發一語的直接將手放上你的頭。


     秒針不知道又跳了幾步,月亮不知道往西邊落下了多少,他才開口「沒事嗎?」


     幾乎是下一秒眼淚便奪眶而出,他將你拉起溫柔的抱至懷裡,一下又一下拍著你的背像在安慰個小孩。


      「說嗎?我聽你說。」


      耳邊的話語又是多麼的溫柔。


夢囈-


     諸君(?)!好久不見!
     文風跟靈感還有手感通通都被我吃掉了(*゚∀゚)((


      OOC什麼的好明顯阿…我真的是再寫ATR那兩個人嗎((趴


     原本是要給我一個朋友的,想了想送那麼劣質的文章只會讓他心情更差的吧ww


     看到這裡謝謝你。

评论(18)
热度(21)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