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雨後篇章㈠

そらまふ — 雨後篇章㈠

❅各種各式各樣的段子放在一起()

❅不負責任灑糖制((算吧


a. 平行線


     そらる兩手分別握著一隻尺,他正認真的講解給坐在對面一臉茫然的まふまふ聽什麼是平行線。


     他將尺平放在書桌上「平行線就是兩條不相交的直線,以這兩把尺來說,你覺得它們有什麼交集嗎?」


     まふまふ楞楞地收回看著逆著陽光坐在面前的そらる的視線,微微歪了頭猶豫了會才開口「……它們都是尺…也、也都放在桌上!」


      「……那等你考試時你也要寫它們是兩條直線嗎?而且都是黑色的?」一臉無奈的少年摘下眼鏡帶著笑意直視因為自己的話雙臉通紅的まふまふ。


      「唔……」


      「…它們沒有任何交集、沒有交點,你知道十字怎麼寫吧?」銀髮少年睜著大大的紅瞳拚命點頭「一橫一豎,它們中間重疊的部分就是交點。」


     他拿起自動筆快速的寫了個十字,還把中間的地方圈了好幾圈起來。


     「而你只要記得,平行線就是不管伸的多長兩條線都不會交疊在一起!……明白嗎?所以課本的這一題—」


     「那そらるさん…我們是平行線嗎?」

 

    「……はあ?你這傢伙從剛剛開始就在想這個毫無根據的問題嗎!所以我說的你都沒有在聽!?」そらる毫不猶豫的伸出手去捏まふまふ白皙的臉頰,還將它們往兩邊拉。


     「偶、偶有應印玉啦!」我、我有聽進去啦!


     「那我現在就來回答你的問題。」そらる將まふまふ抓到離自己只有十公分的距離前,呼吸造成的熱氣會撲灑在兩人臉上。


     そらる眼睛眨都不眨的看著まふまふ「我們之間從不是平行線,現在、未來都不會是。就算我們之前還是毫無交集的兩人,我們現在不是在一起?」

 

    「就算你強行將我們之間掰成平行線,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再轉個彎到你面前的。」


     まふまふ嘴張了張,突然將臉埋到手心裡—


     不妙…是因為距離太近所以才會覺得臉頰熱熱的吧……


b. 最佳方法


     まふまふ今日依舊抱著まふてる在床上滾來滾去以試圖用此行為來吸引沉迷手遊的戀人的目光。


     ……雖然通常不是被無視就是被給了白眼,不過大魔法師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受到挫折呢!?所以今日你依舊能夠看到大魔法師滾在床上說是在恢復魔力的行為。


     「そ—ら—る—さ—ん———」


    如果まふまふ只是安安靜靜的在滾床鋪,そらる能夠信誓旦旦的說他絕對會無視那人到底,但當他開始拉長音叫你名字時,那才是地獄的開始。


     「……幹嘛。」他眼抬都不抬,依舊用一隻手指指揮著隊員進攻打倒魔獸。


     「唔……そらるさん的生命裡是只有遊戲嗎!!!」まふまふ停下動作,下巴壓在てる軟綿綿的頭上,一雙大眼眨巴眨巴的看著そらる。


      「還有音樂。」這一反駁倒是令まふまふ啞口無言,嘴巴張阿張的就是不知道要回什麼話。


     そらる瞥了他一眼,補充道「還有你。」


     「欸!?」まふまふ猛地回過頭看向一臉淡定說出根本不符合他平常的形象的話的そらる,然後非常不怕死的說了這麼一句—


     「そ、そらるさん……你發燒了嗎?還是遊戲玩太多…所以腦子變得不太、不太……正常…?」


     那人聞言挑起眉,對上まふまふ寫滿驚愕的雙眼、染上有如酒醉的嫣紅色的雙頰,下一秒露出了異常燦爛的笑容「你再不閉嘴小心我讓你從我的人生就此消失喔?」


     要想讓戀人乖乖閉上嘴的方法就是說些平常根本不會說的甜言蜜語,最好還是能夠讓那人好一陣子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的那種—我說你真的不考慮用最有效、最原始的最佳方法嗎?就是名為威脅的方法阿─


C.死神或天使


     “要去哪裡?”


     「そらるさん!汝曾否見過除此之外的兩極世界!」


      「……正常說話。」そらる一從浴室踏出去就接收到了跟平常一樣的視線,還有聽起來明明是日文內容卻像是另一個深不可測的世界的話語。


      「唔…そらるさん相信天堂跟地獄嗎?換言之就是相信死神跟天使存在嗎…?」


     そらる坐在趴在床上的まふ旁邊,認真的擦著頭髮「你問這個做什麼?新歌的靈感?」有一滴水珠從髮尾滴落,順著白皙的肌膚滑進深色的上衣裡。


     「只是突然想到……如果人們死後要前往天堂亦或是地獄,那麼來帶領吾等這些魂魄的一定會是死神或天使吧!」


     「……是嗎?那你希望是哪個?」


     「嗯———可以的話比較想和そらるさん去同個地方!」まふまふ翻個身仰躺在床上張開雙手。


     「傻瓜嗎你?問你什麼你又回答什麼阿。」聞言那人笑了笑,伸手去揉了揉まふ在床上散成花形的頭髮。


     「那我希望可以就留在人間!最好都不要來找我最好了!」順著そらる的動作まふまふ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哦?不想輪迴轉世?」そらる挑起眉,對まふまふ回答出的第三個選項毫不意外。


     「活在這個世界太累、太痛苦了啊—才不想再體驗第二次!還不如就這樣當個鬼魂,自由自在的,多好。」


     「很像你。但是如果是我,我比較想要你是那個帶領我的天使或死神。」まふまふ聞言斂起了笑意,瞪大雙眼看著掛著微笑的そらる。


     他手的動作變得更緩,嘴角揚起的笑容很溫柔「你帶我去哪,我就去哪。」


     「你想留在人間,那我陪你。如果你被死神帶走而我在上方看不到的地方,那我願為你捨棄羽翼墮入地獄,不過如果你在天堂而我在地獄的話…那我會替你—」


     まふまふ突然將そらる整個人往下扯,無視了他錯愕的雙瞳,逕自壓上那人還在說話的雙唇—


     「我也會…!我也會為了そらるさん投入黑暗的!所以不要說替我高興什麼的話……一個人什麼的…!!我也高興不起來阿!」


     そらる這才看清楚了,まふまふ的眼瞳此時溢滿了水光,看起來卻更惹人憐愛。


     阿…是啊。不管在哪,能和這人一直在一起就足夠了吧—


    “是要去他在的地方吧。”


-tbc


夢囈-


    嗯嗯…說是段子好像也挺長的((#
    而且就跟平常會放的那種差不多的感覺XD


    a.會出來的原因只是我最近很喜歡平行線這首歌而已(x)不過和歌詞完全沒有關連(*゚∀゚)背景設定是學校,裡面的題目什麼的完全是我瞎掰的!請不要去想是什麼單元((#

     b. 的話完全—就是耍腦呢(*´∀`)((幹 想寫まふまふ對沉迷於遊戲中的そらる撒嬌卻被對方嫌煩那樣的場景wwwwww

     c.是比較正經(跟b.比的話)的一篇。「死的話會見到死神或天使的其中一個吧?」因為這樣莫名其妙的想法而寫了這篇。((←明明就是個無神論者

     覺得在我描繪的世界中,不只まふまふ一個人,そらる也是會將戀愛對象擺在第一位那樣溫柔的太過頭的人,所以才會有願為你墮入地獄這樣的話,雖然這種說法可能太強烈,但是對沒有安全感的人這種肯定的說法應該是最好的吧?


    另外“”裡的話可以想成是死神跟天使並肩看著そらる與まふまふ互相去找對方一搭一唱的場景()←不管你們想不想的出來我是可以啦((###

    或是そらる與まふまふ詢問在前方領著路的死神或天使比較並自己回答的畫面!((個人覺得這個說法配“”的字不會怪怪的XD


      總之就是這樣!打上tbc的原因是因為打算之後後的段子都像這樣放出來…當然!這都只是預定wwww


      感謝你看到這裡♥難得語嘮對不起XDD

评论(6)
热度(36)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