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轉捩點

そらまふ — 轉捩點

★2017.03.05更改最後一句。


前文-


      就算是白色,在沒有光芒的照射下也會變的漆黑一片。


正文-


      夜幕低垂,末冬街上的行人寥寥無幾。


      與積雪相襯的髮色銀白的很耀眼,路燈投射出的光有著淡黃色的色調,溫柔的照亮了路邊一株高傲的小花與一排陷下去的腳印。


      無邊無際的夜空一直延續到了天空的彼端。


      半張臉都縮在了圍巾裡,露出的眼瞳與腳上大紅色的靴子有著相似的顏色,不過眼瞳中多了那麼幾分光澤。


      上頭的滿月還有散落在一旁的星塵很美。


      米白色的大衣看起來很溫暖,維持一定頻率的腳印一直延伸到一幢房子前。


      而獨自走著的人。


      一隻手在深黑色的後背包裡撈阿撈的,已經有點睡意的人費了一番功夫才打開大門,踉蹌著進到了黑暗裡並關上了唯一的入口。


      看起來好寂寞啊。



      「好冷……」まふまふ前腳剛進到屋內便扯下了圍巾,口中隨著話語吐出了白霧,手套被隨意的擱在了櫃子上,他匆匆忙忙的打開了屋內的暖氣卻沒有打開電燈。


      他換上貓咪造型的拖鞋邊搓著手臂邊走上二樓,一邊搖著頭想將席捲而來的睡意趕走,他的生理時鐘正督促他趕快躺到柔軟的床鋪上、闔上雙眼並且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


      他就這樣摸著黑向前走,等到了房間便徑直倒向那大張的雙人床上,沒有力氣再掛起笑容,滿臉倦容看了都讓人心疼。


      吶,你在這裡嗎?


      床上那人翻了個身換成仰躺的姿勢,身體呈大字型,發出了舒服的感嘆。


      不在的吧。


      まふまふ掙扎著睜開沉重的眼皮,月光從沒有被拉上窗簾的窗口灑進來,淡淡的色調照亮了藍白相間的地毯,照亮了純白色的壁紙,照亮了被主人丟在一旁深黑色的背包,照亮了那扇被緊緊關上的木門。


      因為你不屬於這。


      他將自己整個人都縮進被窩中,頭也矇進被子裡頭,然後閉上了雙眼,像睡美人等待著誰來親吻他,將他喚醒並將他抱至懷內。


      你適合更遠、更棒、更高的地方,而我知道你會擁有比起其他人都還要更美好的未來,而那個未來可能是受人愛戴、或是令每個人都稱羨。


      閉緊了雙眼,夜晚好像全世界只剩他一人般安靜,安靜的讓人有些害怕,床頭櫃上的手機靠在造型是晴天娃娃的玩偶懷裡,螢幕突然亮起。


      所以就讓我成為你身後的黑暗,你就只管讓全身小心被染上一抹除了白以外的顏色吧。


      「睡了嗎?」


      手機發出的藍光對於黑夜來說太過刺眼。


      「我現在正在回家的路上。」


      「可以不用等我先睡吧。」


      但是光卻執意照亮那抹藏藏躲躲的黑影、固執的投射進那沒有亮光的門後—


       他將侵襲在白色上方的黑暗全數都趕走了。


       並選擇留在那人身邊。


夢囈-


      大家好久不見!一回來的文就亂七八糟的真是對不起(´Д⊂ヽ((其實原本這篇是想寫BE的…


      依舊的取標題廢...((掩臉哭


      想試試改變文風,不過看來是大失敗了(*´∀`)


      有任何需要改進的地方請不要客氣,請將它們全部都罵出來吧!!!!(?)我會全數接受的。


      另外補一句,文中的そらる是借代(?)光,尤其是在まふまふ的眼中,他是像光那樣耀眼、虛幻的存在。

评论(5)
热度(25)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