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多cp — 醉於酒氣,胡言亂語

多cp — 醉於酒氣,胡言亂語
◈歡樂搞笑(耍腦逗逼)向
◈ @黑色小透明_(:зゝ∠)_ 的點文

希望沒有跑掉點文的感覺wwwwwww盡全力了wwwwwww邊寫邊笑wwwwww
然後↓↓四位ごめんなさいm(__)m((#
CP:そらまふ、甘党

叮咚      (自備效果音)   貼心提醒(*´∀`)請先做好文章中的四人並不是你所熟知的那四人的心理準備。(這種狀況只限前文##是的只限前文)

前文-

    「我說…你們該不會還要喝吧?」伊東歌詞太郎難堪地站在一旁,他可以感覺到他的冷汗正以科學無法解釋的速度不斷冒出來,因為現在的場景可以說是非常不妙啊啊啊啊啊啊啊!!!!

    「はあ?歌詞さん你在說什麼啊?現在才正要開始呢!」不妙的主因之一的一名褐髮男子(以下簡稱褐男)猛地站起來,高高舉起手中盛著不明液體的玻璃杯,

    「そうそう!歌詞さん你真的很不懂得看場合耶!現在才剛要進入高潮阿!」不妙的主因之二—另一名白髮的男子(以下簡稱白男,請注意不是*白X的男子*的意思)也跟著站起來,舉起手中的玻璃杯與褐男的玻璃杯相撞。

    「まふくん說的真好!就讓我們high一整夜吧!」褐男一口乾盡玻璃杯中的液體,雙頰早已染上一層嫣紅,那紅甚至蔓延到了耳根,加上他的行為都不難想像褐男徹徹底底的醉了。

    被稱作まふ的白男(再次重申不是白X的男子的意思)也仰頭飲畢他杯中的飲料「あまちゃん才是!酒量真好!我們繼續喝、繼續喝!」白男的狀況也沒有比褐男差到哪去,臉頰上的紅甚至可比他赤紅的雙瞳,到了有些令人擔心的地步。

     「不不…一點都不好好嗎?」才喝了三杯就變成這種狀況…欸!?「什…!等等!再喝下去會出人命的阿!」

    伊東歌詞太郎正想奪過他們手中的酒瓶與玻璃杯,就同時遭受了兩道埋怨的眼神攻擊,害他猛地停下伸出去的手。

    「唔…そ、そらるさん也說點什麼啊!!!!」他連忙將求助的目光投向手已經搭在門把上的藍髮男子,被點名的那人的動作頓了一下而後慢慢地轉過頭「阿…抱歉我覺得頭有點暈…尤其是耳膜好像要破了,所以,我就先出去休息了!…還有…加油!」一說完那人的身影就消失在這個包廂裡。

     求救的話語還沒說出口,能求救的對象就先拋下他一個人跑了!伊東歌詞太郎只覺得前途茫茫,誰來告訴他面對這兩個好閨蜜該怎麼做才好阿!!!!!!!

    「…好了?」そらる緩緩的打開包廂的門,將頭探入瞧了瞧。

     他看到那兩個閨蜜黨一人占領一個長沙發昏睡著,臉上的潮紅依舊沒有消退的跡象。

    而另一個被他丟棄的人精疲力盡的坐在沙發的一個小角角上,整個人好像被陰影籠罩毫無生氣,彷彿歷經了滄桑…簡而言之就是慘不忍睹。

     そらる走到伊東歌詞太郎旁邊,戳了下那人的肩膀「喂!剛剛發生什麼了…不對,還活著嗎?」

    「…そらるさん真過分阿……你難道不知道天月くん發起酒瘋有多可怕嗎?不對…まふくん也不差阿……」

    「……抱歉。」そらる輕輕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除了抱歉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畢竟他也見識過一次,那樣足以毀滅一個人的意志的場景—光是回想就會全身起雞皮疙瘩…

    そらる接著走到長桌旁,彎腰撿起地上的一個空酒瓶,看著上面的酒名後不解的歪了歪頭「…這種酒也能讓人醉成這樣阿…?」

    「…阿…大概是因為他們兩人一口氣喝太多了吧…哈、哈哈…」

    「喂不要笑阿…你的笑聲聽起來超可怕的……」好像一個精神病患。

     「唉…話說你真的沒事嗎?要不我們四人一起叫計程車先去其中一個人的家吧?」そらる走到昏睡的まふまふ身旁,雖然睡了一陣子那人的雙頰依舊紅撲撲的,頭髮變得相當凌亂,即使這樣まふまふ依舊很帥氣,讓そらる不禁感嘆人帥真好。

    「不不,我沒問題的,如果讓他們兩人再湊在一塊,如果他們醒來酒卻還沒醒的話—不行了…光想就好可怕。」

     「更何況我並不想打擾そらるさん和まふさん兩個人的獨處時光呢。」伊東歌詞太郎打起精神露出了像狐狸那樣狡黠的笑容,聳了聳肩。

    「後面那句才是你真正要說的吧,死狐狸。」

    「不過你和天月くん才是,好像隔了一陣子今天才再見面不是嗎?」そらる也不甘示弱的回說著,嘴角揚起了惡趣味滿滿的笑容。

    「嘛嘛…我們兩個都差不多阿。」

    「阿~是阿。」

    再後來他們便各自背著昏睡中的戀人回家了。

    外頭的天空早已降下夜幕,但他們之中又有誰在乎此夜多長呢?


正文-


◈そらまふpart◈

    そらる一回到家便二話不說的直接把まふまふ給丟到沙發上,那人的頭髮依舊亂到一個不可理喻,眉頭緊蹙的模樣不曉得夢到什麼了,又或是因為背部傳來的痛楚而感到難受,嘴中喃喃的發著夢囈。

    そらる停下脫下大衣的動作,放輕腳步走到まふまふ旁邊,側耳聽著那人近乎於無的說話聲。

    「…そ…そらるさん……いか…ないて……不要、不要…留下ま…呼嗯…一個人…」まふまふ邊說兩隻手邊胡亂的在空中揮舞著,像在找尋著從他眼前消失的そらる一樣。

    そらる一看,猶豫了下伸出手,沒想到才剛碰到まふまふ的指尖就被整個人扯到那個人的懷裡,然後まふまふ在他的頸窩蹭了蹭,嘴邊的笑容很滿足「そらるさん…」

     「什麼?」他無奈的看著像大型犬在跟主人撒嬌、討抱抱的人,手溫柔的幫他整理頭髮。

    「まふまふ我啊—最喜歡あまちゃん了喔!」他睜開了眼瞳,迷離、溢著水光的樣子好像下一秒他眼角的眼淚就要滴下變成了珍珠。

      「……你醉了。」そらる突然想把眼前這人給推開。

     「…但是說到最愛的人的話,果然還是そらるさん了呢…」まふまふ對そらる傻笑著,接下來又輕輕的將額頭抵上對方的笑說「我最愛そらるさん了喔!最愛了—!」

     「……所以說你醉了。」そらる嘴角的弧度微微揚起,好心情頓時全都寫在臉上。

     唔…或許喝醉了其實還不錯…?


◈甘党part◈

    伊東歌詞太郎輕鬆的背著天月走在路上,整條街放眼望去只有他們兩個人,四處寂靜無聲。

    背上那人的呼吸聲聽起來很滿足、體溫感覺有些高了點,然後十分的沒有防備心。

    還有許久不見這人是不是又瘦了不少阿?偶像的活動太拼了嗎…不過天月くん沒有變真是太好了呢。

    想到這伊東歌詞太郎替自己點了點頭表示認同,背上那人卻突然開口「歌詞さん在想什麼…」

    「欸!?…天、天月くん你醒了?」伊東歌詞太郎突然覺得一陣緊張,說話開始結結巴巴了起來。

    「嗯…所以在想什麼呢?」聲音聽起來還是有些疲倦,不過語末好像在偷偷策劃著什麼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伊東歌詞太郎眨了眨眼「不不不…沒什麼喔?只是在想天月くん似乎輕了點,最近很忙嗎?」……我再問什麼…這不是廢話嗎?在心裡默默地吐槽了自己,今日的伊東歌詞太郎依舊是個遇到天月くん就變得很蠢的人啊…

    「唔…當然忙啊……」天月邊說著邊用頭輕輕蹭了蹭他的背,將全身的力氣都壓在那人身上,為此放鬆的笑了「畢竟是要成為天邊最耀眼的一等星嘛!」

     他邊說邊伸出食指指向無邊無際的夜空,伊東也跟著看過去,耳邊是那人充滿朝氣的聲音,不用親眼去看,腦海中就先放映了起來的是他彷彿承載著所有星辰般耀眼的眼瞳、還有總是高高掛在臉上的笑容。

     「是阿…天月!くん的話一定做得到呢!一定可以讓更多、更多的人聽到你的音樂…」嘴邊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著揚起了笑容,阿…我想這一定就是天月くん的魔力吧?

    「……但是一個人的話是很累的…」天月伸出去的手慢慢垂了下來,無力的搭在他的肩上,聲音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小聲……

      「…所以……」

     「欸?…天月くん你剛說什麼…?」伊東的語氣又變得慌張起來,結果回應他的卻是輕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消失的呼吸聲。

    「睡、睡著了阿……」伊東悵然若失的抬起頭看向那彎新月,苦惱的嘆了口氣「所以…所以我說所以什麼啊!?」


夢囈-

    原本還想加句“—所以先陪著我吧?”的最後想了想算了。

    趕在開學之前更個!(*´ω`*)

    點文想要的我想應該不是這樣的感覺wwwwwww
    其實因為是多CP原本還想寫個luzkain來著…不過因為不太知道怎麼寫最後放棄了((就懶嘛!

    就只是個四人相約聚會→喝酒→兩人發酒瘋(x)→回家這樣進行的故事而已!
    沒有什麼伏筆      同時沒有任何內涵可言   的一篇而已,所以還請抱著輕鬆的態度看吧!(●´ϖ`●)

    另外上篇價碼說好的意思→『131621的意思是MAFU,13、1、6、21這樣分開看的話分別是每個字母在A—Z中的順序。』

      最後我一定要說一句話!

     好冷(´Д⊂ヽ((被打

评论(8)
热度(49)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