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價碼

そらまふ—價碼


00.


       人也是個物品嗎…?


       而物品沒有感情…所以我沒有感情。

01.


       在這個世界中沒有一樣東西沒有屬於它的價碼。或許這麼說有點詭異,但是我能很肯定的告訴你沒有任何一樣東西是無價的。


       舉凡衣物、書本、食物、飾品、房子、土地等…你能想到的所有“物品”無一意外。


       再誇張一點的話就連一個足以影響全世界的位子也有個天價,如果舉個小一點的例子,別人辛苦維持生計的一家小店鋪你也能夠輕易奪走。


       欸?意外嗎?有價碼就代表任何東西都能透過錢到手,很公平,對吧?


       所以讓我告訴你個秘密吧?


       —就連人也有個價碼,


       雖說如此,但也沒有多少人被標上價錢,法律也明文禁止販賣人口,但這僅僅也只是書面的格式。


       烙印在皮膚上的條碼,是個令人畏懼的象徵。


       束縛著,逃不了—


02.


      「要我說幾次你才懂?不是告訴過你好幾次不准這麼做了嗎!」男人的鞭子一鞭一鞭打在癱坐在地無力反抗的少年身上,裸露在外的皮膚全部都是令人觸目驚心的傷痕,不少傷口甚至發炎、化膿,光是看著都讓人覺得痛。


      然而那名少年自始至終都不發一語,只是挨著一鞭鞭的鞭子,好像感覺不到痛似的,他的神經似乎被麻痺了—連帶著那顆心也是。


      「嘛,沒關係!晚上後就再也看不到你我也樂得輕鬆!」男人停下鞭打的動作露出了戲謔的笑容,當他看到少年的身體似乎抖動了一下,嘴邊的笑意變得更深,他聳聳肩「像你這樣的人還有人要買我也覺得很意外呢!明明天生就是個被詛咒的奴隸—」


       他伸出粗短的手指指向少年「看你的眼瞳不就知道了?被血染紅的赤紅色,那可是不祥之兆阿!」


       「…沒反應阿?嘛算了!你就稍微享受一下還有六個小時的自由吧!」他轉身離開屬於那名少年的房間。


       少年數秒後才從地上掙扎著站起身,搖搖晃晃的身軀瘦弱的不可思議,可比白紙的膚色更替他添上一絲冰冷,姣好的面容毫無表情,他的頭髮隨著他的動作被從窗外照射進來的光反射出潔白的光芒…


       一頭純白的髮色與血紅的赤瞳明明就是如此的美麗—如果忽視他人擅自給予它們的定義。


03.


       奴隸就是一直被買來賣去的,不過正因如此能去到很多地方,能看見很多風景,這是那名少年認為的唯一好處。


       他說他看過大雪紛飛全都是一片白色的城市,或是不同色彩的花綻放開來的模樣,但是最常見到的依舊是吐著黑煙、嘈雜不堪的地區。


       他時常想,其實他的價錢很便宜,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人買它。


       或是轉念又想,不知道下一個主人會是怎麼樣的人,溫柔的女主人?和藹的市場老闆?有錢人家的主人翁?不知道會不會介意他身上的傷疤—


       他見過很多人,他做過很多事。


       它被人們稱作131621—從不被直呼名諱。


04.


       冒著黑煙的火車搖搖晃晃的停下了,一頭白髮的少年搖搖晃晃的下了車。


       步伐還未站定他就被猛地推了一下,接著他聽到那個總是對他惡言相向的男人,此時說出口的言語,聲調卻溫柔、諂媚的不像話。


       他想「那麼眼前這個人就是新一個買下我的人了吧?」


       他沒有去聽那個男人是怎麼介紹他的,他一直低著頭看著灰黑色的水泥地,因為好奇視線微微抬高了點,在自己前面的人穿著黑色的皮靴,黑色的窄管褲…再來、再來就沒有了。


        奴隸怎麼能抬起頭直視著自己的主人呢?


05.


        討厭這個有著灰色天空的世界。
         —不對,是最喜歡了吧?


        不想變成那樣骯髒的大人。
         —但是大人跟小孩都是一樣的。


        反正祈願的事物全都不會實現。
         —這就是神明大人的惡趣味呢。


        那麼就逐漸停下思考吧…?


        然後用猜拳決定接下來要去哪裡吧。


06.


       火車再次發動了,不同的是向著反方向行駛,更不同的是那個坐在窗邊仰望天空的白髮少年並沒有坐在位子上。


        他依舊低著頭,等著那個新主人對他下達指令。


       「嗯…你叫什麼名字?」


       阿…是很好聽的男聲呢!溫柔的、淡淡的,像拂過身旁的涼風,不過總感覺這聲音有點耳熟…還有這人應該是像執事這樣的一個人吧…?不對…!!他剛剛說什麼!?


       「……!?」他趕忙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因為太過詫異,頭已經反射性的抬高,瞪的大大的赤瞳正視著那個男人,沒想到那人卻笑了。


       「阿,你終於肯看我了!」


       那個人全身都是黑色的,只有眼瞳跟自然捲的頭髮是很漂亮的湛藍色,黑色的帽子、黑色的大衣更是襯托出那人白裡透紅的皮膚,臉上綻開的笑容像小孩子惡作劇成功後那樣的純真。


       「你是まふまふ對吧?」


        白髮的少年楞楞地點點頭,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真是的,你可不知道你有多貴!」我可是花了我至今的所有時間在找你。


       「算了,不過也很值得,走吧!回家了!」那人朝まふまふ伸出手,好像這是習慣的動作一樣,熟稔的沒有一絲尷尬。


       見まふまふ沒有反應,他直接拉上他的手便邁步往前走。


       「那、那個!」まふまふ慌張的叫了出來,這人也太我行我素了一點…!主人跟奴隸並肩牽手什麼的…


       「嗯?阿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那人停下腳步回頭看著まふまふ,揚起笑容開口—


       「我是そらる。好久不見。」


夢囈-


       去年開的坑!填完了(*´∀`)!((乾
       很多地方並沒有將它們搬上檯面再一次做說明,或是沒有解釋的很清楚就是只有簡單幾句話帶過那樣而已,基本上下面都會做解答( ・∀・)


       那麼照慣例世界觀設定什麼的來說明吧!


       まふまふ是個奴隸,因為赤瞳而被人疏遠,說他是不祥的象徵,進而自暴自棄被人抓去當奴隸,這時頭髮才被染成白色、臉頰上也才被印上條碼。
       そらる與まふまふ是舊識這個設定應該多少猜得出來吧?
       そらる是まふまふ成為奴隸之前的好友,很好很好的那種,所以他不斷的打聽まふまふ的消息,為此也奔波了不少城市,最後將他買下。


      03.中那個「吐著黑煙、嘈雜不堪的地區」就是指貧民窟、工業區那樣的地方。而轉念又想那邊很簡單吧?就是まふまふ他的期望。
      05.則是まふまふ低下頭時一個人想的想法之類的…?(?)用了不少歌詞的意思wwwww每一句所想的意思、所含的含義附在留言!


       而131621的意思大家可以猜一下(x)很簡單的(ㆁωㆁ*)


       這樣的結局算好嗎?我不知道,但我想總比まふまふ又到一個很莫名其妙的地方要好吧?(x)昨天想著想著就這樣想完的我索性照著想法寫下去了。


       在這裡謝謝依舊沒有退fo我的人與看了這一篇文的人。

评论(10)
热度(72)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