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甘党─溫暖三十題(01~07)

甘党─溫暖三十題(01~07) 

 

呀!真是好久不見了呢!((並沒有多久

果然還是想趕在聖誕節之前 與大家再見面一次><

久違的用電腦的word打文了!有點…不太習慣呢…想當初好像是因為日文切換不好用才轉而用手機寫作的……

 

那麼廢話不多說下收♥

 


1.一杯可樂,兩隻吸管

 

   「天月くん!我拿可樂來了喔!」伊東歌詞太郎從廚房走出來,對上天月的視線後輕輕搖了搖手上的可樂罐與兩隻吸管。

 

   「阿─歌詞さん來的正好!剛好正想補充些可樂能量呢!」天月對著坐在自己旁邊的人一笑,伸手就接過外頭冒出些小水珠的鐵鋁罐,清涼的觸感從指尖傳到全身,替燥熱的身體帶來了涼意。

 

    天月沒有多想就拉開了鐵環正打算灌上一大口,卻被伊東歌詞太郎打斷「等…等等!那個天月くん...因為...只剩一瓶了,所以我們用吸管一起喝吧!」天月沒有回覆,就只是停下動作繼續看著伊東歌詞太郎。

 

    阿…果然提出一起喝同一杯飲料有點太自以為是了嗎……感到失望的伊東歌詞太郎有些失落的開口「我還是自己…」

 

    「唔…可以啊!就一起喝吧?」

 

    聽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伊東歌詞太郎猛地抬起頭,撞進眼前的是臉上帶著不是很明顯的紅暈的天月,只見他將可樂舉在他們兩個之間,另一手則擋住了自己的臉,他聽到他喃喃地說道「…我還以為你會間接接吻呢…」

 

    伊東歌詞太郎一楞,整個人像是回過神來似的拍了一下手「對阿!」

 

    「哈?哈…什麼?」

 

    「比起一起喝飲料!間接接吻比較好對吧!所以天月くん請喝吧!」

 

    「才不要!!!」

 

2.睡著的貓和他

 

   伊東歌詞太郎是個非常出名的貓控,基本上只要認識他的人都知道。

 

   但如果是再熟一些的朋友,會知道在他心中最上位的位子從幾年前開始就不是音樂小姐,或是他花了兩個星期才攻略成功的寵物,而是一個名叫天月的人。

 

 

   「天月くん!我幫你放好...洗澡水了......」伊東歌詞太郎掀開門簾,一看到客廳的景象就沒辦法再往前踏一步,甚至不自覺的屏住了呼吸,他看到天月昏睡在沙發上,而自家的寵物也在那人的身旁睡得香甜。

 

    他悄悄地走向那個人身邊,腳步放到最輕,他仔細的看著天月的睡顏,長長的眼睫毛、保養得很好的皮膚、有些粗糙的髮絲垂在他的臉上、微微張開的小嘴就像在索吻一樣。

 

    想到這他吞了口口水,然後稍稍退開些距離後,他從口袋拿出手機,將鏡頭對準熟睡的一人和兩貓,露出了笑容。

 

    ─「什麼嘛!明明就像天使一樣。」

 

 

3.遲到五分鐘

 

    「那個笨蛋......說過多少次了...」天月低頭看了看手錶,確定約定的時間早就過去五分鐘時忍不住開始罵起自己那個以遲到出名的戀人。

 

    今天他們說好要一起去逛樂器行,兩人相約在咖啡館前會合,而會合的時間是早上九點整!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天月無奈地嘆了口氣「果然應該直接去他家找他的嗎...」

 

    索性不再盯著眼前熙攘的人群,天月抬起頭看向天上的天空。與前幾天灰濛濛的模樣不同,藍天、白雲和溫暖的陽光,不得不說真是適合出遊的好天氣,不時能嗅到咖啡的香氣從身後傳來,還有餅乾甜甜的味道......

 

    「阿!天月くん!對不起我─」

 

    「笨蛋!你怎麼又讓我等了五分鐘阿!」天月看著慌慌張張的來人不禁笑出了聲。

 

     ──這不是跟我們初次在這間咖啡店約會的那天一樣嗎。

 

 

4.撩起瀏海後落於額上的親吻

 

    「天月くん!等等!你發燒了還是好好在...唔...」伊東歌詞太郎難為的看向不讓他離開而抱住他的腰的天月,有些潮紅的臉頰,平常絕對聽不到的語調都讓他好想就這麼順從天月的話留在這─

 

    「那歌詞さん留下來陪我嘛!」天月邊說邊加深了手的力道,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來似的,讓人不捨。

 

    「我...我只是去買藥而已!很快就回來了!」

 

    「...真的?」

 

    「真的!」伊東歌詞太郎撩起天月的瀏海,彎下身溫柔的於上頭附上一吻「...我十分鐘後就回來,先好好休息好嗎?」

 

 

5.床單要綠色還是藍色?

 

    「唔...歌詞さん!我們床單是不是該換了?」天月停在賣床單的走道前,拉住推著手推車一股腦往前衝的伊東歌詞太郎。

 

    「嗯?喔!...聽你這麼說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伊東被拉住後停在天月旁邊,乖乖的回話,深怕一不小心惹天月生氣然後好幾天都不能碰他。

 

    「那你覺得床單要綠色還是藍色的?」天月往伊東的方向一望,結果兩人的視線就這麼撞在一塊「恩─綠色的...好了?」伊東就這麼看著回答。

 

    天月點點頭,邁步走到綠色的床單前面又回頭問了一句「那要深綠色還是淺綠色的?」

 

   「诶?...阿......淺綠色好了...」

 

   「那你要翠綠色、碧綠色、草綠色還是─」

 

   「等等!選...選擇也太多了點......」

 

 

6.領帶歪了

 

   「那麼!天月くん!我出門了!」伊東套上皮鞋,拿起一邊的吉他跟背包就準備出門。

 

   「等一下!」天月從飯廳衝出來,身上穿著紅色的圍裙,他將還滴著水珠的手胡亂地在圍裙上擦拭後,就將雙手朝滿臉呆懵的伊東歌詞太郎伸去。

 

   「真是的,怎麼我沒有盯著你,你就能連領帶也打歪啊?」天月邊抱怨邊替他重新調整領帶的位置後心滿意足的笑了。

 

    雙手輕輕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好了!那麼歌詞さん,路...唔!」

 

    伊東低頭看了被他強吻的戀人,後知後覺的阿了一聲後才結結巴巴的向那人解釋「這...這是因為距離很近...不自覺就...就...而且天月くん真的!很可愛!所以...就............」

 

    ─就吻上了。

 

 

7.「我忘了拿浴巾」

 

   「啊!天月くん!不好意思我─」伊東歌詞太郎沒有多想就打開浴室的門,後半句的話還沒說出口就整個人愣在那,與先是呆愕然後下一秒臉整個爆紅的天月對視。

 

    然後下一秒天月就朝依然呆站在那的人大吼「伊東變態太郎!!!!」還順手拿過一旁的臉盆砸過去,嚇的伊東連忙回神關上門,他躲在門外抱緊頭「對...對不起我忘了拿浴巾出來啊啊啊啊啊!」



夢囈-

      恩...好像也沒溫暖到哪去呢wwwwwwwwww
      原本真的有打算!寫得很暖很甜的!但是我的搞笑魂不斷衝出來((?
      最後寫得幾乎都是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場景之類的了wwwww
      而會選定甘党來寫只是因為第一題的題目有可樂(*´∀`)((####


      另外在這裡立個flag...?(可以這樣用吧)如果2017甘党投稿合唱的話!!!!!我就開他們的車!!!!!!!((乾
      果然沒開過車不算個寫手呢((大誤


      之後預計會所有30題的題目都寫!年底也會附上類似自我介紹的東西與做個總整理...!((雖然也才4個月


      接下來讓我們聖誕節再相見吧Σ Σ Σ ( /○ ω○ )/((揮手

评论(7)
热度(34)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