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奇蹟

そらまふ — 奇蹟


前文-


       所謂奇蹟,即為再次見到你。


正文-


       吶…你相信奇蹟是無所不在的嗎?


       昏暗的燈光勉勉強強的映照著光芒,充滿鼻息間的氣味有著古老的味道,そらる甚至能肯定這個地方處處皆為歷史,姑且不論這裡是否應該存在。


       更別說,眼前被そらる跨坐在上,用劍毫不留情抵著脖子的人。


       そらる眼神冰冷地看著身下的人,一身怪異的打扮,奇異的飾品,身下長長的披風如今破爛的不堪入目,象徵罪惡的赤瞳,還有凌亂的白髮,上頭還有不少血跡,嘴角的血漬還有被打飛在不遠處的魔杖,都像徵著剛剛的戰鬥激烈。


       他將劍更往他白皙的脖子靠近,直至血開始出現才停下動作,刻意壓低了聲線,從嘴中傳出那毫無溫度、冰冷的聲音,然後如冰柱般刺向敗者「…你就是魔王了吧。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被稱作魔王的男子沒有轉過頭,視線依舊看著別處,他毫不在乎的開口,即使聲音軟弱無力,但從中依舊聽得出堂堂魔王的氣勢。


     「你們這些勇者啊—最後不都是要殺了我嗎?幹嘛那麼多廢話,還有問問題是這種…」隨著話語動作轉過了頭,視線轉而直視身上無禮的勇者,他一愣。


       赤色的眼瞳不可置信的睜大,甚至開始有了光采,眼前的人一頭藍色的捲髮,與髮色一至的眼珠,白皙的肌膚,就算身上佩戴著屬於勇者的裝備,即使投向他的眼神充滿惡意,但依舊看得出專屬於此人的慵懶感和溫柔,他一笑,是他阿…


       そらる見狀擰緊了眉頭,口氣很不友善「你笑什麼!」


       魔王見狀收斂了笑容,轉而露出玩味的表情,眼神毫不避諱的直視敵人「沒什麼,你不是要問問題嗎?既然是你要問的那我姑且回答你吧!そらるさん?」


       「什…!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可以把這個問題放在最後回答嗎?」


       そらる不滿的看著已是自己手下敗將的魔王,卻有著其實是自己輸了才對的感覺。


       回復了心態,そらる開口「那告訴我吧!你的名字。」


       魔王一愣,隨即又笑出聲「什麼嘛!還以為你會先問隱藏寶藏在哪裡呢!」


      そらる頓時紅了臉,劍還險些拿不穩「那是當然會問的!回答呢!」


       「まふまふ。」名為まふまふ的魔王依舊掛著笑容,接著繼續說道「另外隱藏寶藏的話就在大門一進來就能看到的左側櫃子裡…裡面應該會有個很不顯眼的木箱子,在裡面我記得有…你們找了很久的魔寶石吧?就是只要鑲嵌上,數值就會猛然增加幾百倍的寶石呢!而且有整整一箱子的量喔!」


       看了眼そらる,眼瞳沒有閃閃發光,まふまふ一臉不明白「不是這個嗎?那就是寶劍了吧!我記得在……啊!好像被上次的人拿走了…畢竟我把它當成擺飾品大剌剌的放在開放式的掛勾上呢……」


       そらる向まふまふ投向無奈的眼神「告訴我沒關係嗎?まふまふ,你明明就是魔王。」


       「因為這是你問的阿?我都答應你了,不好好說出來不太好吧?反正我要死了嘛!」不像將死之人,まふまふ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那麼還有什麼問題呢?」反而像開心的談論著某筆交易的老闆。


       「…你為什麼要成為魔王?你知道的吧?那明明是個如罪惡般被唾棄的存在不是嗎?」


       「嘛…就算你這麼說,如果我說我不是魔王,你覺得會有人相信嗎?再說了,我也不是一出生就是魔王阿。」笑容變得黯淡。


       「更何況能活著從這座古堡出去的人,若不是勇者,那麼即為魔王,不是嗎?更何況我這身打扮。」轉而朝そらる一笑,まふまふ岔開了話題「其他問題?」


       氣氛凝結了一瞬。


       「…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そらる冰冷的眼神與反射著冷光的劍刃相呼應。


       まふまふ笑道「怎麼可能?」


       「那你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笑容突然消失,まふまふ面無表情的看著そらる「沒有其他問題了?」


       「不,只是我覺得,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後,我所有的疑問就都能弄清楚了。」


       「那與我做個約定吧。」まふまふ突然笑得諂媚,伸出手輕輕劃過そらる的臉龐,然而吐出來的話語卻那麼無情「告訴你後就殺了我,然後解決這一切。」


       見勇者動作突地僵硬,他一笑「你是勇者吧?闖進這與我戰鬥,不就是為了殺我嗎?別忘了阿。」


      「不是稍微聊聊天就能成為你們人類所謂的朋友啊…」放輕語氣,笑著說道的まふまふ在そらる眼裡變成了十足的魔王,好像其實這才是他的真面目一樣。


       「我知道了。」


       「那麼這個給你。」まふまふ摘下手鍊,遞給對方「這樣你能得到解答了。」見對方接下,他接著露出瞭如孩童般心滿意足的笑容「好了,殺了我吧? 」


       「殺了我就會成為大英雄,這不是そらるさん從小就期望的嗎?想要成為正義的一方斬除邪惡呢…」


       そらる看著まふまふ,聽到對方的話,突然想起自己是勇者,而對方為魔王的事實。


       而非自己懂事前就認識的朋友。


       下定決心的握緊了劍,そらる卻這麼說「最後一個問題…你相信奇蹟嗎?」冷冽的眼神像要看透まふまふ整個人。


       まふまふ無奈地笑了「真是的…嘛…就回答你吧!我相信喔。」


       「不。奇蹟是不存在的,因為沒有人會來救你阿まふまふ。」


       「そらるさん,那從不會是奇蹟,而是事實阿…更何況我現在才不是殺不了你呢,只是不想那麼做罷了。」


       「而且你的奇蹟是像救命恩人那樣的存在嗎?又不是童話故事。」まふまふ苦笑著狠狠反駁そらる的話,然後眼角瞥見那人的劍不知何時微微顫抖著,他笑了,手毫不猶豫的握住劍刃,血從他的手心源源不絕的流了出來「但是我還是相信著奇蹟喔…」


       語畢對上那人驚愕的眼神,まふ依舊掛著笑容「你從來就沒有罪喔!そらるさん。」將劍刃往動脈帶去,下一秒まふまふ的脖子就噴出大量的血。


      「そらるさん…很高興…再次見到你…さよなら…」まふまふ微笑著,緩緩停下了呼吸,そらる難以置信的鬆開了寶劍,整個人無法接受的看著不像魔王的魔王,揪緊了左邊的衣服,難以呼吸。


      「什麼阿…那句話……」そらる無力的往後靠向牆壁,無助的將頭埋進了膝蓋裡,雙手抱緊了頭,其中右手則握緊了鑲嵌著紅寶石與藍寶石的手鏈。


       腦海中滿是剛剛まふまふ的話—「因為奇蹟大人將そらるさん再次帶至了我的面前,所以我相信喔!」


      什麼意思啊…你都這樣說了還要我殺了你…這麼殘忍的事…我做不到阿…まふまふ……


       そらる滴下了淚,然而全是徒勞。


       因為他明白讓人重生的奇蹟,從不存在。


                                                                                                         —END

夢囈-


       一口氣寫完了!(*´∀`)

      其實原本沒打算寫那麼多…不知不覺就寫了一長串!!((###

      如果有傳達到就好了wwww那樣就太好了呢(ㆁωㆁ*)


       另外可能會有番外!(?)

       畢竟保留了很多地方沒有解釋清楚之類的((##

       但是自行想像也不錯阿…(苦惱)(´・ω・`)


       上一篇沒有寫得很好對不起TTTTT謝謝你們m(_ _)m


评论(4)
热度(21)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