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甘党—好好的

甘党—好好的

若這就是結果,那我會接受
但請你,聽完我想告訴你的,這最後一句話—

       伊東嚇得從床上驚醒,不自覺地喘著粗氣,心臟以非常快的頻率跳動著,無法控制。

       拿過一旁的手機,凌晨兩點二十一分。

       要自己再平穩的入睡,根本沒辦法,索性又往後倒,腦中一幕幕都浮現著剛剛那太過真實的夢…

      他和天月是戀人。

      而夢中的自己,向對方提出了分手。

     「欸…?歌詞太郎さん怎麼…了嗎?」天月迷迷糊糊間因為感受到一旁的戀人大幅的動作而醒來。

      「阿…我吵醒你了嗎?對不起,沒什麼天月くん繼續睡吧。」聽到天月的聲音他一愣,隨後又一如往常的露出笑容,摸摸他的頭,然後以為對方會點點頭繼續睡,結果天月卻又開口「歌詞…太郎さん……呢?不繼續…睡嗎?」

       看到對方看著自己那樣迷濛的眼神,剛剛聽到對方的聲音而回複的心跳,又突然亂了步驟。

       他一笑,做出思考狀「嗯…天月くん讓我抱就睡。」

      「什…」天月因為這人太露骨的話,意識突然清醒了幾分,害羞的轉過身,背對著伊東「還是算了。おやすみ!」

       輕輕笑了「那—我不客氣了!」語畢伊東又縮進被窩,喬了個舒服的位置後直接抱住眼前自己最喜歡的人,感覺到對方一開始有點僵硬,隨後又放鬆的變化,猶如默許一般的行為,都讓自己嘴角的笑容又上揚了幾分「那麼おやすみ。」

       我怎麼可能會跟這麼可愛、堅強又溫柔的人,提出分手呢?

       夢中的天月在聽完自己說出的話後,他看到對方的笑容凝結了,接著又慢慢消失在自己深深喜歡的臉上。

       他沒有哭,只是微微垂下頭,像在消化剛剛我說的話—「我們…還是分手吧。」

       以為對方隨時都有可能哭出來,而在等著對方回覆的我,就像個笨蛋一樣,對這樣尷尬的氣氛完全不知所措。

       直到天月又抬起頭,而且還笑著時,我愣住了。

       逞強的口氣,故作堅強的表情。

       「這樣啊!我知道了,」平常的少年音,在接下來的句子中全都染上了淡淡地哭腔,心臟在那一瞬間突然疼得連呼吸也會痛。

       「若這就是我們的結果,那我會接受,但請你,聽完我想告訴你的…這最後一句話,」深呼吸後他抬起了頭,露出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樣朝氣的笑容向我說道—

       我只希望我們以後都好好的

       好好的笑,好好的過,好好的一輩子。

                                                                                                         —END


夢囈:
天啊www自己看著看著都覺得超爛的www

其實我只是想打最後的話((###

還有想去melost的演唱會!!!(´;ω;`)((其實只要有就想去_| ̄|○

.

另外初次見面!!!!!!!這裡是星夢(ノ>ω<)ノ
歡迎勾搭!歡迎聊天!我是好人!(自己講) 很高興認識你們♡(*´∀`*)人(*´∀`*)♡

评论
热度(17)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