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學生党 灣家人
稱呼隨意即可 隨性的過日子♪

低產量 低質量


icon by初漾


「嘗試習慣寂寞、嘗試變得勇敢,直到哪天能自信的站在你面前說我喜歡你。」


慎fo

沉迷主播 主忽幻忽

そらまふ — 一對情侶

そらまふ — 一對情侶


00.


在你眼中的我是誰。


01.


一睜開眼,有個滿臉倦容的人正看著自己。


亂糟糟的捲髮、像深海的眼瞳有著幾點白星。

那個人原本緊張的神情下一秒寫滿了名為「太好了」的慶幸。

他拉開我面前的玻璃門,溫柔的摘去我手臂上、腿上、任何一處的管線,最後牽上我的手。

—那是我頭一次感受到溫度。


男人說「你的名字叫做まふまふ。」

而他接著指向自己「我是そらる。」


02.


そらる總是很溫暖、很溫柔而且臉上淡淡的笑容很好看、而且光是居家的樣子就很帥氣。

…雖然有時候就像大叔一樣。

比方說早上睡醒時他翹亂的一頭黑髮、嫌麻煩而不常剃的鬍渣,還有我對他並不算好的第一印象。

「そらるさん,早安。」

打著呵欠的そらる聽到我的聲音愣了片刻,才瞪大睜不開的雙眼看向我「…早安,味道很香。」

「我準備了烤吐司跟咖啡,雖然我找不到方糖…」

笑得溫柔的そらる來到餐桌邊的廚房「沒事,因為方糖沒有了,所以你當然找不到。」

他從冰箱拿出牛奶遞給我「雖然比不上你最愛的方糖,不過多少也能調合苦味,試試吧?」

我收下還剩一點的牛奶,點了點頭。


不過我明明沒嚐過咖啡、也沒見過方糖。


03.


在早餐之後,そらる邊逗弄著他養的貓一邊看著電視哈哈大笑。

我硬是坐的跟他隔了一段距離,而且臉色還很難看,跟笑得眼淚都出來的そらる差了十萬八千里。

「まふ?怎麼了?」

「……」我不說話,靜靜的看著そらる懷裡那隻小貓,牠正舒服的瞇起眼睛咕嚕咕嚕地叫著簡直就是在挑釁不敢靠近的我…!

そらる不解的隨著我的視線低下頭,下一秒笑出了聲「阿,別擔心,你不會對貓過敏的。」

「而且牠很可愛啊,像你一樣。」

不會對貓過敏…?可愛…???

這種病是說好了就好了的嗎!?而且誰像這小玩意兒阿!雖然牠那雙軟綿綿的耳朵好像很好捏…還有打理的相當整齊的毛髮……

「摸看看?」

そらる笑著將貓咪放到一動也不敢動的我身上,那隻貓在我的腿上繞了幾圈便又瞇起眼看起來十分舒服的模樣……

「…真的好可愛阿……」

「對吧?」そらる一把揉亂我的頭髮,用眼神示意別吵醒我懷中的貓,笑得一臉得意。

「能摸到貓的感覺很不錯吧?」


好像哪裡出了差錯…


04.


そらる有一雙好比最東邊那片汪洋大海的眼瞳,那抹藍有時會帶著幾分柔和的陽光、或是像離我們很遠很遠的神秘宇宙。

他的頭髮自然捲的厲害,即使費了一番功夫打理,髮尾還是會往外翹起來,看到那人無奈的神情總是讓我忍不住笑意。

在我的眼裡他是全世界第二帥的一個人!

第一帥的當然就是我啦!

そらる他阿既溫柔、賢慧、帥氣又體貼,重點他可是個黃金單身漢阿!雖然宅在家的時間多了點、顧著玩遊戲的時間有點不知分寸,有點壞心眼……


不過,まふまふ「我」啊可是最喜歡そらる了!


05.


在我能夠將許多事情都映在腦子裡、知道該如何回應問題時,そらる開始跟我講起更加重要的事情。


他說這個村莊是不允許我們的存在的。

他說非必要時絕對不要出門,需要什麼他會買回來。

他說不行去那間地下室、不行進去他的工作室、不行亂翻東西。


他說,要記得你的名字是まふまふ。


我乖巧的點了點頭,即使根本有聽沒有懂……什麼叫作不允許?所以我一輩子都不能出這個家嗎?為什麼不可以?

還有,為什麼講的好像我不是まふまふ?我很常忘記自己是誰?


「那麼我出門了。」


在眼前被關上的門。充斥胸口的異樣感,壓迫著氣管,連呼吸都很難受…



你是誰?


06.


まふまふ有著漂亮的紅色眼睛,特別的白色頭髮,臉上的條碼意外的看起來很適合他。


我伸出手去觸碰面前的人。

冷冰冰地觸感下刻便透過指尖傳來。


幾乎下意識的拿起一旁的刀子往眼前的人刺去。


玻璃碎片上的血光,真漂亮阿。


07.


まふまふ喜歡抬頭看那片天空,因為他們住在濱海地區,比起晴天更常碰到雨天,然後他最喜歡的藍天會被厚厚的烏雲籠罩,看著實在很礙眼。


今天也在下雨。

若有似無的那種毛毛細雨,要不是打在窗戶上的水滴まふまふ還真是沒有注意到。

他扯著肩上的被單,不想接觸到這個季節早晨冷冽的空氣。

「まふ?……快點起來阿,吃早餐。」

「…可是そらるさん好冷。」

「我不冷,你不起來你的火腿就由我接收啦?」

「欸等等我!」


如果哪天能看到天空放晴、能跟そらるさん一起去海邊就好了…

那麼まふまふ一定會很開心的吧。


08.


有一天そらる格外狼狽的從外頭跑進了家門,他拉著我到那間地下室,只叫我不管聽到什麼都不要出來也不要出聲,他替我點亮了蠟燭。

他直直看著我「你要記得我喜歡你,好嗎?」

我正想回應,他卻又要轉身離去。

我嚇得拉住他的手。

「會沒事的,相信我。」

他露出了笑容緊緊握著我的手,我察覺到他在發抖,我不知道如何驅散他心頭上的恐懼,我抱住他,像每個打雷的夜晚。

そらる一愣,伸出手輕輕回抱了我。


「…你是まふまふ,但也不是他。」


我看著微微拉開距離的他,頭低低的見不到他的表情。

然後他站起身,笑著揉亂了我的頭髮「但是要記得我告訴你的、好嗎?」

「……好。」


之後まふまふ很後悔,沒有早點明白「愛」這份感情。
他過了好久才了解,自己曾悄悄發芽的感情是份如此沉重的負擔。


09.


空氣靜的可怕,四周的黑暗壓的人窒息。

下一刻雜亂的腳步聲闖進了這個家,哪個男人大吼的聲音穿透耳膜,まふまふ心一驚,下意識便想出去找そらる。

但他發現他連站起身的力氣都沒有。


砰。


一聲巨響後上方似是烏鴉的講話聲停下了,腳步聲再一次啪嗒啪嗒的響起,然後逐漸消逝,直到空氣再次停滯。


蠟燭看起來沒有變短多少,火光還是很溫暖。


10.


まふまふ從地上爬起來,揉揉睡眼惺忪的眼,有光從旁邊的小洞鑽了進來,環顧了一會,費盡力氣打開地下室的門。

沒有什麼事情改變,他小心翼翼地走出家門,無邊無際的海與藍天都一如既往的美好。


桌子上有一封信,署名給まふまふ。

旁邊放著一朵天竺葵,粉紅色的,搭在信封邊。


他不知道該不該拿。


因為那是給まふまふ的。


鐵鏽味很重,一片混亂的腦袋裡突然閃過這樣的想法。
安靜的房子裡,一個人的呼吸聲也沒有。

在這偌大的房子裡,沒有他的位子。


00.


吶,你們在地獄相遇了嗎?

评论(4)
热度(32)

© ほし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