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星夢 灣家人

稱呼隨意即可
寫想寫的 低更的足以毀滅世界

頭像by@初漾


→不論是fo或是退fo都請隨意吧←


「煢煢孑立,形影相吊。」


▷唱見/合奏中心◁
→AtR、甘党/主食凜緒、レオ泉←


QQ:2385107157 / FB:夢靜漾(ほし夢)

天使與死神

  天使偶然碰上了死神。


  「你究竟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毫無頭緒的一句話,理應不是用來對許久未見的人使用的問候語。

  天使看著面前的死神,祂身上的長袍被風吹的狂亂,天使不禁開始在意那人此刻藏在面具後的神情。

  「……」

  …大概是面無表情的吧。


  「還是想從我這裡奪走什麼?」祂沒有因為對方的無語便自討沒趣地拍拍翅膀離去,祂還是站在那裡,站在那片雲朵上,天藍色的眼睛溢滿了自信還多了一小點的玩意。

  風吹亂了天使的頭髮,也吹落了那人的兜帽。

  祂這才看到對方比連星星也歇息的夜還要純淨的髮,黑得發亮,比白色還讓人感到純潔。


  「明明都從我這裡搶走了那麼多的魂魄還想裝作不認識啊……」天使拉下髮圈,放任長到腰部的白髮狂舞。

  「…你也很開心的吧。」死神終於開口,無語的想法透過聲調表露無遺。

  天使眨了眨眼睛,輕聲笑了「是啊,那種垃圾制度—」祂用食指捲起項鍊的鍊子,移開了視線「說實話有你在反倒讓我變得輕鬆許多。」


  死神看著天使嘴邊的笑容一語不發。

  就好像祂的聲音被身邊沒有離開過的風給全都帶走了,偏離了原本的軌道。


  天使見祂沒有回覆,索性張開被天空染上青色的羽翼徑直向死神飛去「你敢跑的話下次我直接到地獄去找你了!」死神聞言一愣,還在思考,天使卻先到了祂的面前。

  「你…!不要靠我那麼近啊!」死神匆匆地想保持距離,卻被自己的衣服給絆倒,坐在了天使的面前。

  「死神你啊,還真不像死神阿…」天使笑瞇瞇地摘下了祂的面具。

  血紅色的眼瞳直直對上天使帶著笑意的眸,被黑髮襯得更加白皙的雙頰,都再次暴露在祂的面前,再一次的,消失了的距離。

  「你沒資格這麼說吧!還有你離我遠…唔……」祂想伸手奪回祂的面具,在碰到天使的身體前又收了手,別開了眼。

  天使卻一把拉過,將祂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想看嗎?羽翼是從心臟這裡開始染黑的喔。」


  沒有溫度,但是在跳動著。

  「別鬧了…!不想變成墮天使的話就快點鬆手阿!」死神看著自己被天使緊緊握住的手腕,就算想將祂踹飛可能只會變成腳踝被抓住阿。

  「變成墮天使的話,不就可以每天都跟你在一起了嗎?」死神一愣「就跟之前一樣。」


   彷彿要被那雙天藍色的眼吞噬,死神咬牙,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將一直處於上位的人推倒,反坐在天使的身上「之前的事都過去了,為什麼你就是聽不進我給你的規勸?」

   白皙的手撐在那人的耳邊,赤紅色的眼閃著寒光「我說過好幾次了吧?在上面過得好好的就別到下面來自找苦吃,時間不會倒轉,回不去的。你們沒辦法將黑色染白,但一點的黑卻能將白給全數吞噬—」

   祂趁現在一把奪回祂的面具,淡淡地看著天使「別再出現在我眼前了。」之後祂拉開距離,為了隔絕那道視線側身戴上面具。


   天使坐起身來,心臟還在砰砰直跳。

   死神從包裡掏出一罐藥水,丟給祂「跟之前一樣的藥,敢不喝我就讓你魂飛魄散。」

   「不曉得剛剛是誰說不要再看見我了…?」

   「唔、」死神拉上兜帽,將黑全數藏起「…算了,隨便你。」


   丟下這句話,祂便往下一跳,消失在天使的視野裡。


   被留在雲上的天使乖乖喝了那瓶藥水,拉開胸前的衣服,黑色的手印在他的眼裡逐漸消失,好像他們剛剛沒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所有都是祂幻想過那麼多次的場景。

   天使往後一躺,看著手裡小小的玻璃瓶「雖然很想留下我們那麼久才又有了那麼近距離碰觸的痕跡,但是一定會被那人罵的,與其看祂生氣果然還是祂害羞又慌亂的樣子更可愛阿……」

   「再說了,如果不是天使的話就不能光明正大在上面看著祂了,所以就這樣吧,嗯,就這樣帶著期待等待下次的偶遇吧♪」


   天使帶著笑飛回自己的領地,踏入天堂。

评论(2)
热度(5)

© ほし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