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學生党 灣家人
稱呼隨意即可 隨性的過日子♪

低產量 低質量


icon by初漾♡
封面的人是我傾心的大寶貝了


「嘗試習慣寂寞、嘗試變得勇敢,直到哪天能自信的站在你面前說我喜歡你。」


慎fo

沉迷主播 主忽幻忽

そらまふ — 藍色的少年

そらまふ — 藍色的少年


-


人們常藉由一個人的言行舉止與散發的氣質,來臆測這人的個性甚至以此決定是否該與他更進一步相識。


然後我遇到了,奪走我的視線的、一名藍色的少年。


-


依舊是一個與平日無異的晴天,海鷗在海上盤旋,繞著揚起白色船帆的船轉著圈,看起來格外有活力。


海的味道。


高舉著貝殼從海邊一前一後跑著的小孩子,開心的笑顏與今日的陽光多麼相配呢。

隨意擦去了脖頸處的薄汗,拖鞋隨著步伐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響。最終停在堤防邊,他在固定的位置上就坐,肆意地晃著白皙的腳丫子。

被一旁的石頭恰恰好地遮去了陽光,他閉上眼輕哼著最近十分流行卻不曉得名字的曲子。


偶爾會有波浪拍上海岸的聲音傳來,獨自與陸上玩著交換遊戲。


不管過程中換走了什麼,一定沒有人會在意的吧。



「…今天繽紛的天空一樣遙不可及阿。」


少年仰起頭,海風吹過他的髮絲,揚起的弧度像是好幾隻白色的蝴蝶在飛舞。



很美。


-


滿臉不悅的少年打著呵欠走在路上,身上的制服亂糟糟的,胡亂扣著的鈕扣露出一大片領口,連書包都快落到地上與柏油來個親密接觸也不在意,總之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


早上九點,街上只有幾隻麻雀在嬉戲。


「該死…沒想到睡過頭了。」


那人嘖了一聲,不想去想到了學校後那死老頭會是一副怎麼樣的嘴臉。


反正一定又是頂著老師的名義胡言亂語吧,天曉得他又要得意個幾天才肯罷休。


突然他聽到有個人在唱歌。

下意識地停下腳步,往海的方向望去。


那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見到了傳說中的人魚。



那個人銀白色的頭髮染上了海的藍,白皙的皮膚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


原來海是這麼美的嗎。



等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在堤防邊坐定,書包被扔在一旁的岩石上,他早已不在乎還去不去學校這種小事了。


那個人唱的歌隨著海風到達他的身邊,將他帶回來了這裡。

他在無形中接受了這場交易。


一曲畢,那個人才慢慢的睜開眼。


少年送出稀稀落落的掌聲,即使聲音不大,但也足夠讓那人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佇立在海中的人驚訝的看向他,那人睜大了眼,下意識的就想逃離現場,但另一人早已跳下提防朝他走近。



他這才注意到,那個人連眼也染上了天空的藍。


-


「…你的歌聲,很好聽。」


「……謝謝。」


穿著制服的少年撓了撓頭,不敢看那個人的眼。


「那個…你不用去上學嗎?」

「不…都這個時間了,也不打算去了。」

「這樣啊。」


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他們肩並肩坐在沙子上,一起看海的姿勢。


但是誰也沒想要起身離開。


-


聽說似曾相識的熟悉感,會害死兩個陌生人喔。


天上的雲朵不曉得悄悄地往南方前進了多少距離,眼前的海沒有要變的更加兇猛亦是更平靜的跡象,它如出一轍,看起來依舊是彷彿要擔起所有的靛。


海浪的拍打聲與遠處火車的鳴笛聲重疊了。


「請問你是歌手嗎?」


學生打破沉默,空氣變了調,多了一絲好奇的味道。


「不是,看你的領帶顏色,我應該還小你一歲。」他對上那人的視線,放任自己沉浸在那片黑裡。

「你、你比我小!?」

「嗯,我想是的。」


他簡直都要跳起來,對著海大吼才能宣洩他所受到的衝擊。


不過他只是乖乖的坐在位子上,眼神有點茫然「那你為什麼沒去學校?你跟我不一樣,是個乖孩子吧?」

那人似乎有點訝異那人會稱他為乖孩子,他輕輕笑了「因為我生病了,所以我便沒再去過學校。」


「這樣啊…對不起問了不該問的。」

「沒事,我不在意。」


火車的鳴笛聲又響起了,他站起來「我差不多該走了,還有我並不是乖孩子的這點請你明白,那麼很高興與你談話,再見。」


「阿…」


他的背影,是孤寂的灰藍色。


-


「喂喂?你被狠狠訓了一整個上午還這樣完全不在乎的模樣阿?」

「嗯—因為,無所謂的吧?」


阿,又來到這片海了。


他低頭看了眼手錶,比昨日告別的時間還要更晚的此刻,他在暗暗期許什麼奇蹟發生呢。


「說起來,你喜歡什麼顏色阿?」

「…哈?幹嘛突然問這個。」

「是你前面都在恍神吧!?」

「…抱歉,我的錯。」


明明這個人就是彩色的,為什麼我只能從那人身上看到白色跟藍色呢。


「所以呢?喜歡什麼顏色?」


少年眨了眨眼,思考了一會。


「大概是、藍色吧。」

「哈哈哈是嗎?很有你的風格!!」


好吵阿…海浪聲都聽不見了。


-


他不是那種會特地早起外出的人,但為了再見到他,他幾乎每個假日都這麼做。


而他也如願以償的碰到他的人魚了。


「呦!」

「…早安。」


只是再沒聽過那蠱惑人心的歌聲。


通常他們就是這樣靜靜地看海、看天空,談天的次數不多,即使如此他仍樂此不疲。


-


直至有日灰色的烏雲籠罩天空,下起傾盆大雨。


「啊啊糟透了……」

「…是啊,而且這場雨看起來不會那麼快停。」


他們得用比平常更大的力氣來對話,以確保對方有聽見他的話,而不是被四面八方的雨聲掩蓋,變成那一聲聲的「滴答」而後消失。


他撥開眼前被打濕貼在額頭上的黑色的瀏海,從餘光瞄向了正望著海的人。


「我家離這裡很近,要不要,去坐坐?」


鬼使神差的提出了提議,那人也只是輕笑著答應了。


現在早就超過他們平日分別的時間。

但此刻的他們卻在大雨裡奔跑,被雨染上水色。


-


等回到他的家,兩人早已狼狽不堪。


「請進…抱歉,你先去浴室吧?我的衣服你應該穿的下……」


少年拿出好幾條的毛巾披上他的身、蓋住他的頭。


「那你呢?」

「欸?」

「要不、一起洗吧?不然你感冒了我會過意不去的。」


他的眼直勾勾地盯著一動不動的少年,少年被毛巾後方白色的眼給帶去了魂。


「反正都是男孩子沒什麼好害羞的?」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雨聲像是要淹沒這世界,不停歇。

好似那人的心跳。


-


白色的人,藍色的心臟。


-


進入那人的臥室,他第一眼便注意到牆邊的那把吉他。


「你會彈吉他?」


「嗯?」他暫時停下整理被窩的動作「阿,算會吧。」


「可以彈給我聽嗎?」

「…不可以。」


這是他第一次拒絕他的請求。

他不敢回頭,因為他覺得他無法承擔那人失望的容顏。


「這樣啊…明明,是一把很好的吉他的……」


他沒再回話,默許了那人對他吉他的毛手毛腳「我去拿白巧克力還有飲料……你想彈的話就彈吧。」


「真的嗎!謝謝!」


他感到他的心臟漏了一拍,那人燦爛的笑顏遠比他想像中還要美好一萬倍。


-


最後被硬是要求一同躺到床上睡的少年,剛睡醒恍神的坐在床上,一歪頭便能見到身旁那人散落的髮絲被日光照的更亮了些。


恍惚間想起昨夜開心的兩人,他悄悄勾起了嘴角。


是很美好的回憶吧,太好了。


在睡夢中這世界悄然回歸日常。


他打著呵欠起身,替訪客拉好被子後隻身前往廚房準備早餐。


-


海浪在咆哮著,與上方放晴更顯清幽的天空不同。


黑髮的少年不解,情緒、疑惑全都寫在臉上,顯得身旁站著的人就比平常看起來更冷漠了些。


「為什麼…明明……」

「嗯,氣象局的人大概也很困擾吧。」

「…不好笑!」

「是嗎?我明明覺得挺有笑點的。」那人勾起笑容。


他主動換了一個話題「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我想先回家一趟再來這裡。」


「我的名字是そらる,那麼我在這裡等你吧?」

「不用了,不一定會再被放行呢。」

「…?」


「不、沒什麼,我叫做まふまふ,那麼そらるさん,後會有期了。」


海浪變小了,伴隨著那個人走前最後那個藍色的笑容一起。


-


「…欸,你還記不記得你之前問我喜歡什麼顏色?」

「嗯,你喜歡藍色對吧?」


友人咬了一大口的麵包,そらる搖頭,又往那片海看去「我果然比較喜歡白色。」


「…哈?」


「沒什麼。」そらる不明所以的笑出聲,收回目光「走吧,快上課了。」


-


不過染上藍色的白,很美。


-


在一年後,海與晴天如出一轍的今日。


黑色的烏鴉在海邊獨自一人彈著吉他唱歌。

唱給被海帶走的人聽的,那首不知名的曲子。


-


消瘦的面頰被藏在白色的髮下。


待吉他聲一停,他拍起手。


任憑自己被映在那人的眼裡的最深處「明明吉他就彈的很好,為什麼現在才彈給我聽呢。」


他見到了,那個讓他傾心的藍色的少年。




是給親愛的 @夏荇沉於水 蔥蔥的生賀!

有點奇幻的感覺((( 
總之放飛自我放飛的非常愉快…x

寫到最後有點爛尾非常對不起;;之後有更好的想法應該會再更改的(
想著至少得趕出一篇才行…剛好最近又這篇比較有感覺(?)於是四五段考完拼了命的趕ww
結果自己再看一遍根本黑人問號()


總之!很感謝自己當初去勾搭了那麼好的蔥蔥!
雖然平常不怎麼會主動去找蔥蔥聊天什麼的(( 但是我的個性就是不會這麼做的人嘛()

在我心裡蔥蔥是個很好的人!一直以來都是!
生日快樂♡希望你能不要有什麼煩惱 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啊啊真是的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啊qqqq


請再我見不到的地方,展露最棒的光芒吧。

染上藍色的夜 在我心目中也是十分美麗的一景的


评论
热度(40)

© ほし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