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Leo司 — 灰燼

Leo司 — 灰燼
⚜中古世紀paro
⚜架空、OOC、BE向 注意


-


    …這是無能而又任性的「王」發出的最後命令。


-


    天空被熱氣逼得扭曲變形,熊熊火焰吞噬了平日莊嚴隆重的城堡,吐著火舌張牙舞爪像搶到糖果得意不已的孩子。

    一片混亂的場景,簡直就像是預言中的世界末日。


    有人在哭、有人在祈禱,做著無意義的行為,渴求不會發生的奇蹟與一個人人快樂的完美結局。

    幾乎是所有的人只擔心自己這條命該何去何從,平日掛在嘴邊的宣誓、尊崇早已連帶被大火燒的一乾二淨。

    除了朱櫻司這個正直的太過頭的人。


    「所以說國王陛下快逃吧?別再執意要把您的inspiration記下來了!」

    朱櫻司緊張的看著趴在地上振筆疾書的國王,擔心、害怕還有更多情緒在他的心頭絞成一塊,控制了他的想法,進一步的影響他的行為。

    總是彬彬有禮的語氣比平日還要無禮,音調也大聲了起來。

    被稱作王的人抬起頭來,他眨了眨翠綠色的眼眸「我明明身後沒有披風、沒有戴著王冠、沒有穿著華麗的衣服為什麼スオ還稱我是國王呢?」

    「哈?這是什麼問題…等我們出去後我再回答您吧?所以我們先……」朱櫻司看著身後的情景噤了聲。


    火勢終於蔓延到了這裡,刻著漂亮的花紋的木門轉眼之間被吞噬,深藍色的地毯也染上火光。


    「哦哦!原來現在是這種狀況嗎!」

    「請不要做這種事不關己的發言…!」

    為什麼這種狀況下還能如此泰然自若?為什麼這樣的發展下還能露出笑容……


    「哈哈哈看著這樣緊張的スオ~靈感都跑出來了啊哈哈☆」

    朱櫻司看著開始又要不聽別人說話的那人,情急之下大聲地說出第一次見面還不認識那人時的稱呼。

    「Leader!」

    突然,發不出聲音。


    「スオ…?」

    「……國王陛下我們快逃吧?」


    明明生命受到了威脅,明明、明明……


    「快逃吧?スオ。」

    「什麼?」

    我行我素的國王陛下突然笑出聲「叫你快逃阿。」他指向窗戶的地方「你大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我跟你保證直接從那裡跳下去不會死的!」

    「等、國王陛下您怎麼那麼肯定…難不成—」

    「哎呀都到這種關頭了就別再在乎那些不重要的事啦~☆」

    看著眼前依舊嘻皮笑臉的人朱櫻司什麼話都說不來,他似乎從很久之前便拿他沒轍。

    突然國王強硬的拉著他來到窗邊「你看下面的村民都在等…我們逃出去喔?所以スオ快點跳下去吧!不然等等火焰就會來到這裡然後我們就只能一起殉情了。」

    「照理說您為優先的阿……!?」


    國王猛地張開雙手抱住了他,在他耳邊小聲的說「我相信スオ一定能比我成為更好的國王的,就代替我再好好的重現這個國家吧?很抱歉最後留給你的是這樣的爛攤子。」

    然後他逼著朱櫻司來到窗邊,突然他那個貼身騎士扯住了他的領子「月永雷歐你在說什麼!你才是這個國家的國王阿…!!」

    月永雷歐笑了「是的,我的名字叫做月永雷歐,是個會名留青史的好名字對吧?」


    「你要好好的成為好國王喔?」


    朱櫻司失去重心的往下掉,他試圖用他被甩開的手碰到那位國王,卻只看到那人被大火吞噬,他看到他說了什麼,卻什麼都聽不到。




    最後他被村民們給穩穩的接住,他的腦袋還亂成一團,一旁的人還在議論紛紛的看著被大火侵蝕的房間。

    過不久便有人跑來他的身邊。

    其中一個人神色緊張的大力晃著他的肩膀,口氣也比平常更粗暴「吶,那個笨蛋國王呢?れおくん他在哪裡!?」

    「泉ちゃん冷靜一點,你嚇到小司司了喔?」

    「…小瀨這麼緊張的樣子還真沒見過幾次呢~♪」

    「嘖、所以!回答阿!!」

    …我也想知道、想知道他最後說了什麼,為什麼將我推了下來…


    為什麼露出了那麼悲傷的笑容……

-


番外 - 初次見面

    朱櫻司眨了眨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著在湖邊休息的人,看他身上的穿著大概是王城的騎士吧…

    沒料到那人突然轉過頭對上朱櫻司的視線,他眨眨眼,微微勾起嘴角「要過來嗎?」

    「可、可以嗎!」

    「當然可以。」

    他興高采烈的跑到那人的身邊坐下「大哥哥你是騎士嗎?」

    「欸?嗯……我是最厲害的人喔?」他仰起頭看向晴朗的天空,一邊吃著漿果。

    「那就是Leader囉!」

    「Le、Leader?」他被身邊這小孩突然提高的音量嚇了一跳,他發覺他還真是對這個小孩沒輒。

    「是啊!父親大人說騎士中最厲害的人是Leader喔!」

    他看著那個人閃閃發亮的眼瞳,實在不好意思戳破,於是他露出自信的笑容「阿—是啊,我就是Leader喔?」

    「小弟弟你想成為騎士嗎?」

    「我才不是小弟弟!我已經十三歲了!」

    那不就小我兩歲而已嗎?

    「這樣啊,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朱櫻司!以後想成為最—厲害的騎士!像父親大人一樣!」

    他伸出小指「那我們來做個約定吧?我以後會在騎士團再見到你,怎麼樣スオ~?」

    「好!」他毫不猶豫的勾住了他的小指「不過大哥哥你叫做什麼名字?」

    「雷歐,月永雷歐。怎麼樣?是個會名留青史的名字吧?」


    最先認識的是那頭像是夕陽的橘色頭髮,再來是那雙漂亮的綠色眼瞳。

    「欸!?Leader…!?」
    「哦!這不是スオ~嗎?」

    最後記在心上的是好聽的嗓音。


-



夢囈-

    嗚……其實這是給一個朋友的生賀,雖然我覺得這劇情實在太過矯情、太狗血並太莫名其妙,可我也只寫的出這種東西實在是很不好意思……((趴

    如果能有人想到國王最後說的話是什麼就好了!()其實原本是打算寫長篇的…((
    不過文力實在差到一個不行於是改成這樣亂七八糟的故事##

    另外最前面的是王騎裡面令我揪心不已的一句……寫不出他們之間更深更深的羈絆其實很想一口氣將這篇文給刪了(

    謝謝你看到這裡!會繼續努力的……

    最後祝我那個朋友生日快樂♡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看到,但我還是要說(*´∀`)((x



   就將所有想向你傾訴的話語寫成信,然後以火使它變成灰燼。

评论(1)
热度(22)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