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單向道

00.


    「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


01.


    見到他的那一天是剛邁入春天的日子,滿天的櫻花就像在下雨一樣。


    而我在賣紅豆麵包的店前又遇到他了。



    「已經賣完了!?」


    一個白髮的青年不敢置信的瞪大他那雙赤紅色的眼瞳。


    「是,如果你早個一步還能買到最後的份呢,雖然很可惜不過下次請早。」


    口氣有些不耐煩的店員,逐客令才剛下便當著他的面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面容姣好的青年愣了愣,下一秒又羞又氣的提高了音量不甘示弱地嚷道「你這算什麼店員啊…!!」


    「既然不滿你可以離開?」他微微揚起了嘴角。


    「唔、你你你你你!!給我記好了!我的名字是まふまふ,一定會成為第一個購買剛出爐的紅豆麵包的顧客…!」


    「……小屁孩的名字誰要記呢?」


    年邁三十歲的店員由高而下看著才二十初幾的小毛頭,滿臉不屑。


    「我比你還要大的!大上好幾倍、好幾百倍好幾千倍的!!」


    他這麼說完,下一秒便轉身跑走了。


    「…怎麼不順便買買其他商品阿。」


    店員無趣的仰起頭看向被櫻花遮住,只露出些許容貌的晴空,他突然眨了眨眼,呆看著沒有移開視線,直到被來輪班的人叫了好幾次才回神。


02.


    雖然まふまふ如此誇下海口,不過那間店可以說是十分隨性,正所謂有其店員必有其店家阿。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那間店根本就沒有一個固定的時段是屬於第二批的麵包的出爐時間,一切就只是看烘焙師的心情!


    有時候是下午二點二三分才開始補架子上的貨,有時候則快到晚上的打烊時間才從烤箱端出來,甚至還有過不準備第二批的時候呢。


    可依舊生意興隆。


    簡直就不合常理!まふまふ曾氣沖沖的這麼評價。


    不過他也是忠實顧客的其中一位。



    まふまふ在隔天同樣的時間又來到這家店。


    他才剛踏上店前的石步道便看到そらる正撐著下巴在滑手機,於是他忿忿地來到櫃檯。


    「上班時間怎麼可以滑手機呢!」


    そらる一愣,抬起頭看到來人是昨天那個莫名其…什麼都沒買的客人又低下頭繼續前幾秒的動作。


    「喂!你說說話啊!」


    「……你不識字嗎?」他指了指掛在旁邊的牌子,毫不客氣的盯著まふまふ一字一字唸了出來「『本日下午從四點才開始營業,不便之處請·見·諒。』而現在才三點五十分這樣這位客人你明白了嗎?」


    「………那你為什麼坐在這裡啊!」


    「我做什麼還要告訴你?」


    まふまふ撇嘴,乖乖的閉上嘴卻沒有離開的意思。


    「如果你是想要等剛出爐的紅豆麵包,那麼今天也只是白費力氣。」


    「誰說我只買紅豆麵包的,我只是特別喜歡而已。」


    そらる看了眼那個似乎有什麼心事的人,站起身進到店內。


    被留在外面的まふまふ臉色變得更難看,下一秒像是要哭出來,他抱著膝蓋坐在店前的階梯,直到有個人把一個東西遞到他面前。


    「喏,櫻花凍,雖然我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不過嚐嚐吧?」


    抬起頭見到的是,從未見過的商品,還有有些不好意思的人。


03.


    「雖然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不過要吃紅豆麵包嗎?」


    「雖然有點冷掉了啦,畢竟是在錄音之前買的……但是剛出爐的紅豆麵包,可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喔?」


04.


    「欸—已經沒有在賣櫻花凍了嗎?」


    「你在說什麼廢話阿,現在可是夏天,更何況那根本不是商品,而是我的試作品,這點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


    一個炎熱的午後,就連街道上也沒有什麼人的日子,禪叫聲連綿不絕。


    「不過那個真的很好吃嘛……」まふまふ扯了扯自己的領口,想要變得涼快些熱意卻依舊不散。


    そらる見狀盯著因為天氣比平常還要沒精神的人看了一會,下一秒無聲無息的離開櫃檯進到店內。


    まふまふ舉起左手擋在額前,失神地看著指縫間的陽光,微微眯起了眼。


    直到頭被敲了一下。


    他回過頭反射性的便想破口大罵,卻反而睜大了雙眼。


    「扇子,還有試作品。」


    まふまふ收下後,他先拿起那瓶有著漸層色的飲料,小心翼翼的舉起,對著陽光。


    與夏日相稱的夕陽色,還有看過去被侵染的雲朵,瓶裡的氣泡不斷出現然後消失…


    「那是雪碧加一些柳橙汁還有蘋果汁調製的,不過或多或少還是有加一點食用色素就是了。」


    見他目不轉睛的模樣,そらる輕聲笑了。


    —「夏日限定。」


05.


    「所以說嫌熱的話就待在家裡吧?幹嘛還要一直來這間店。」


    そらる看著連續一個星期都來找他嚷著好熱的人皺了皺眉頭,頗有趕人走的意味。


    「欸—因為我沒有其他地方可去了嘛!更何況我可是怕そらるさん寂寞才來的喔?」


    「不需要。」


    幾個月下來まふまふ倒也變得隨性了起來,好比此刻他已經敢趴在櫃檯上與そらる講話。


    他突然正視そらる似是大海的眼睛,將下巴抵在臂彎上眨了眨眼。


    被盯的渾身不舒服的人這才從文海中抬頭「幹嘛。」


    「很熱,そらる店長沒有試作品嗎?」


    他看那人又裝作無辜地眨眼,忍住了想拿手中的書往那顆腦袋敲下去的衝動「你當我的白老鼠當的很開心啊?」


    「嗯!」


    不料那人竟真的兩眼發亮的拚命點頭。


    「……算了,你等等。」


    まふまふ興奮的看著そらる進到店內的身影,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他大聲的喊著「そらるさん!我們一起去夏日祭吧?」


    那人手邊的動作頓了頓,抬起頭看向櫃檯的方向。


    想了一會似乎也沒什麼不妥,便微微頷首「好啊。」


    然後那個人開心的在門口跑著圈,只差伸出手大喊幾聲。


    「喂!別做些沒有意義的舉動然後又嚷很熱啊!」


06.


    傍晚七點多左右,まふまふ不安的絞著手指,不時伸出手整理整理自己的瀏海,或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浴衣深怕哪裡出了差錯。


    「呦!晚安。」


    そらる拍了一下まふまふ的肩膀,像個小孩子一樣露出了淘氣的笑容,他將口罩拉下向他打了個招呼。


    「你穿浴衣很好看啊。」


    「謝、謝謝。」まふまふ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緋紅一路紅到了耳根。



    「那麼走吧?」

    「嗯!」



    兩人並肩走了一會,離喧鬧的會場還有點距離,まふまふ突然想到什麼從兩人嘻笑的對話內容回過神「不過そらるさん今天沒有工作嗎?」


    似乎是沒有料到對方轉話題轉的那麼特殊,そらる下意識的眨了眨眼睛「嗯?」


    「…嗯?」


    「阿,沒有喔,跟店長請假了。不過你幹嘛再重複我說的話阿?」


    「下意識的就…嘛,別在意了!」


    「等等,什麼啊!」被對方隨意的說詞搞得十分無奈的そらる,笑了出來。


    而まふまふ看著比平時笑得更多的人,也跟著笑出了聲。


    最後兩人的腳步停在了一個十分幽靜的地方,まふまふ被そらる領導的就坐。


    「想吃什麼?我去買給你吧?」


    「欸?這樣不就是そらるさん請客了…」


    阻止了想起身的對方,そらる依舊是那副淡淡的笑容「別介意,平常都是吃你給的點心之類的,今天就讓我請吧?」


    「那麼…我想吃棉花糖……」


    「好,等等我馬上回來。」


    笑著揉亂了對方的頭髮,そらる轉個身去買東西了。


    まふまふ紅著一張臉抱住自己的頭,這很不妙阿……致我脆弱不堪的心臟!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拜託爭氣點啊!求你了!!!!

    「這個冰棒看起來真漂亮……」


    「就知道你會喜歡,給你介紹下,你手中的是西瓜味的,裡面那朵雕花很漂亮吧?如果你把他對著光,就會發現花的四周都是紅色的,看起來就像煙火一樣。」


07.


    「哈啾!」


    「……感冒了?才剛邁入秋天而已?」


    まふまふ揉了揉泛紅的鼻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そらる從口袋拿出暖暖包,遞給對方「既然如此就多穿一點,然後沒事就好好待在家裡,別再一直跑來這了。」


    「哇啊!そらるさん好溫柔!」


    「……」早就習慣對方莫名其妙的說話方式,そらる果斷的選擇無視,轉而繼續看書。


    被無視的習慣了的まふまふ,將半個人都探入櫃檯「欸?這是新的一本?」


    「嗯,上次那本前幾天一口氣看完了。」


    「那麼そらるさん覺得怎麼樣?」


    「不好意思…請問現在有在營業嗎?」


    突然一個婦人站在離まふまふ有點距離的後方,微微笑著出了聲。


    そらる連忙把那人推到一邊「是,您想要什麼樣的商品?」


    「請給我兩個菠蘿麵包、半條的白吐司還有一盒的鮮奶凍。」


    被推開的まふまふ盯著忙碌的そらる看了一陣子,而後走到店前櫻花樹下的長椅旁坐下,望著遠方染上一抹楓紅的天空,然後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年輕人,這兩個鯛魚燒給你吧?」


    他低下頭眨了眨眼,不解的盯著眼前的婦人。


    不料那個人笑了「覺得冷的時候就要吃點暖呼呼的東西,我還有很多所以你就不要客氣的拿去吃吧?」


    「…謝謝妳的好意……不過我其實不太喜歡吃紅豆餡。」他插在口袋裡的手捏緊了そらる給他的暖暖包。


    有點冷掉了阿。


08.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理理我嘛……」


   「雖然今天天氣比較暖和一些,不過你有必要一大早的就跑來製作噪音嗎?」そらる專心的拿著從烤箱取出的麵包,將它們一一擺放到專屬的位置上。


   まふまふ見這招不管用,而且似乎還反效果招來那人不好的臉色看乖乖地閉上嘴。


   然後他便盯著專注工作的那人發起呆來了。


   第一次見面便覺得十分好看的藍色頭髮,自然捲的恰到好處,還有好比波光粼粼的大海的雙眼,裡頭無風無雨,總是淡淡的平靜,像是那個人微微笑著給人的感覺……


   突然他回過神,整個人彈了起來「そらるさん!!!我要剛出爐的紅豆麵包!!!!」


   剛放下夾子的そらる愣了愣,面無表情的對上興奮不已的まふまふ的視線,然後勾起了嘴角「你不知道嗎?紅豆麵包是下午的專賣品。」


   得意的まふまふ像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停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臉上吃驚的表情十分滑稽。


   「可…之前早上不是也有賣的嗎……」


   店員脫下圍裙,慢步坐回到櫃檯「嗯,昨天剛改的,幫我把牌子翻到營業中吧?」


   「喔好…不對!你不會自己去嗎!」差點鬼使神差照著做的まふまふ猛然又轉過身。


   「等等給你餅乾。」


   「……我不要一般的糖霜餅乾。」


   そらる停下翻開書的動作,抬起頭看因為輸了垂頭喪氣,要是有耳朵一定就像隻小狗一樣的人,還是淡淡的笑容。


   「我知道了,まふまふ限定。」


   他的嘴角似乎更上揚了點。


09.


  まふまふ喜歡甜食已經有好一陣子的時間了,不過在遇到そらる後更喜歡了,甚至可說已經到了癡迷的地步。


  他膽顫心驚的端坐在そらる家的沙發上,緊張的樣子顯而易見。


  來客廳給客人遞飲料的そらる,見狀噗赫一聲便笑了出來「你…你怎麼這副模樣阿哈哈哈……」


   「唔!そ、そらるさん你就別笑我了……」聽到那人的笑聲,まふまふ的臉變得更紅了,也不知道是因為誰現在才把自己逼得那麼……


  「沒事,放輕鬆一點。」他伸出手輕輕拍他的頭,好看的眼睛眼角有笑出來的眼淚,一閃一閃的。


  他果然很喜歡對方大笑的模樣。


  「那麼我先去忙,在那之前你就隨意一點吧?」


  對方這麼說了,まふまふ便開始明目張膽的四處查看他家的裝潢擺設……他安慰自己是そらるさん叫他隨意一點的,所以他現在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不妥……


  更沒有像個變態一樣!對!沒有!

  他四處遊移的視線最後停在電視下放著遊戲卡帶的櫃子。


  「そらるさん喜歡打遊戲?」


  まふまふ看著拿著一大盤的手工餅乾從廚房走出來的人,眨眨眼「我總覺得我更認識そらるさん了……」


  「哈哈,那不也挺好的?」他特別拿起一片晴天娃娃狀的遞給對方「給你,我記得你喜歡晴天娃娃對吧?雖然我畫的實在不是很好看啦…不過都是要吃到肚子裡頭的你就將就點吧?」


  手掌心中的那片餅乾,有兩顆小小的眼睛、留著口水的表情…


  還有兩抹紅暈,與漂亮的打著蝴蝶結的紅線。


10.


  そらる面無表情的翻著書頁,另一隻手偶爾撐著下巴、有時一直敲著桌面發出叩叩叩的聲響,再加上一直往牆上的時鐘看去的視線,不論是誰來看都知道案情並不單純…不是,是這人有個很在意很在意的心事。


  一咬牙,他索性闔上書本,再看了一眼快指向四的時針。


  總算記起教訓不再這種天氣跑出來了吧。


  小聲的嘆了口氣,無心工作的店員隨性的決定今日的營業時間,才剛走出店外,擁有與雪地相稱的白髮的人便喘著氣從左邊的小路跑來。


  そらる先是一愣,看到對方特別的髮色才確定那個沒有穿多少禦寒衣物的人是まふまふ。


  「…喂!你怎麼只穿這樣—」


  下意識的便想開始唸這個人,誰知道まふまふ直接往他的懷裡撲了過去。


  「……怎麼了?」


  まふまふ攥緊他的衣服、整張臉埋在他的胸膛裡,呼吸十分的雜亂。


  そらる摘下圍巾給他圍上,然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背。


  他想,眼前這人下一秒大概會像平常一樣笑著說是惡作劇,然後得意的說そらるさん有沒有被我嚇到!…之類的。


  可他是說。

  「そらるさん我要走了。」

11.


  「給,可可。」


  「…謝謝。」


  突然出現的まふまふ乖巧的縮在暖爐裡,兩手捧著暖呼呼的熱可可,視線則一直盯著そらる瞧。


  「幹嘛?」


  「…這是第一次進到店裡來,覺得很稀奇……」而且居然還有暖爐,後面這句話まふまふ沒有說出口。


  「你又沒說過你想進來。」一如往常的口氣,まふまふ想,真是名副其實的大海。


  「そらるさん也沒說過可以進來。」


  「你沒問過。」


  「……」他不滿的扁扁嘴,啜了一口冒著白煙的可可,甜的剛剛好。


  まふまふ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向又再看書的そらる,下定決心的開口「そらるさん我要走了。」


  「嗯,你剛剛說過。」


  「以後都不會來吵そらるさん了。」


  「嗯。」


  「再也沒有人給你吃試作品了。」


  「嗯。」


  「不能再見到現在的そらるさん了。」


  「…嗯。」


  まふまふ再喝了一口,卻覺得有點鹹。


  這時定時器開始響了起來,於是他便趁著這時機想要告別,そらる卻叫他等一下,然後又丟下他一個人。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寡言的店員先生才又出現。


  他將印著店裡的Logo的袋子連同外套、圍巾還有手套遞給まふまふ。

  「裡面裝的是剛出爐的紅豆麵包,還有前幾個月你說喜歡吃的糖霜餅乾,也做了加了色素的飲料放在裡頭,也有實驗用的梅花凍放在裡面,不能吃就不要吃了,吃壞肚子可別回來跟我討醫藥費。」


  他打斷想開口的人接著下去說。


  「還有你比起紅豆麵包更喜歡的奶油麵包。」

  「真是的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才好……」

  那不要說了,不要說了好嗎?


  「總而言之……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去哪,希望你活得快快樂樂的,然後別再給人添麻煩了知道嗎?」


  有著赤瞳白髮的客人流下眼淚,店員伸出手溫柔的替他抹去,微微笑著「再見了,まふまふ。」


  這次是店員跟客人阿。


12.


  「そらるさん我要走了。」


  「…什麼?你要去哪裡?」


  「去…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


  「不能,不要走嗎?」


  他輕輕點頭笑著「因為我是天使阿,所以不能不走。」


00.


  今年的櫻花比往年盛開的早了幾個禮拜,天空也稀奇的下著毛毛細雨,還有傾瀉而下的陽光,映著櫻花跟雨一起在空中飛舞。


  年輕的攝影師一邊擔心相機會不會出問題一邊快速的找到最佳的角度,一口氣便是連拍好幾張相片。


  他走過因為雨天更顯潮濕的小巷子,轉個彎來到寬廣的商店街。


  攝影師因為眼前的場景睜大了眼。


  然後他聽到混在雨聲中,那個好聽的歌聲。


  有一個人拎著附近麵包店的購物袋,站在街道的中間唱著歌。


  他有著漂亮的白色頭髮,還有一雙像寶石的眼睛。


  身為攝影師的本能告訴他應該要快點拍下這一幕,可當他直直對上那雙眼時,有什麼感覺盈滿他的心裡、哽住了他的喉嚨……


  那個人訝異的睜大了雙眼,攝影師慢慢的走了過去。


  有著像晴天的雙眼與頭髮的攝影師,站在他的面前,猶豫的開口—

夢囈-


  最後的他們,是雙向道。


  天使まふ×人類そらる的設定(歌手→甜點師→攝影師)。


  然後本篇主軸まふ離開的原因是,他背著天庭的神又一次出現在そらる這個人面前,最後便被抓回去然後被迫不當天使了,變成了普通人。


  而以四季作為分別也只是無意間寫著寫著覺得這樣更好,於是()


  是篇全部砍掉重練的故事,謝謝你看到這裡。


评论
热度(38)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