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ES】多CP段子合集02.

【ES】多CP 段子合集02.
✝全都是FB的點文/

✝出場:凜緒、零薰、雙子、獅心、leo司

✝足以毀天滅地的OOC注意(


↝凜緒↜


    「ま~くん。」


    「嗯?」


    「ま~~くん~」


    「到底怎麼了小凜?」真緒無奈的低頭看著緊緊抱住自己的腰的人。


    「…まくん好溫暖……」這麼說著的人手似乎收的更緊了些。


    真緒騰出一隻手輕輕拍了拍凜月的頭「是小凜你太冷了。」


    電視遊樂器的音樂聲迴盪在小小間的臥房裡,而單人床的旁邊抱在一起的兩個少年十分惹人注目。


    一個專心當著勇者勇往直前,另一個則不吭一聲好像睡覺了。


    「凜月你要睡的話…」


    「吶,ま~くん。」


    「哇啊!?怎、怎麼了?」我說原來你沒睡啊!?


    真緒努力將自己裝成沒事的樣子,手一邊快速的操控著勇者釋放技能想要打敗最終大魔王。


    「喜歡我嗎?」


    「…什麼?」


    勇者一個恍神,血條瞬間消失一半。


    「即使是謊言也沒關係,ま~くん你喜歡我嗎?」


    「不是、你怎麼……」


    一邊喝著補血藥,勇者開始施展連續技。


    「我喜歡まくん喔?最喜歡了。」


    「我、我也…」


    沒想到一個步驟出錯所有心血毀於一旦,血條反而開始閃起不妙的紅光。


    凜月整個人來了精神,他挺起身體,開始在真緒的脖頸處啃啃咬咬留下曖昧的痕跡「…也喜歡我?」


    熱氣灑在對於真緒來說十分敏感的耳朵,他的話聽在僵硬的那人耳裡就像蠱惑人心的咒語,他張口、臉紅通通的一片「嗯,我也喜歡小…」


    話還沒說完凜月便蠻橫的吻上真緒的雙唇,給予了一個像是要完全掠奪那人的吻。


    室內的空氣似乎正在升高。


    他勾起笑容「不是謊言?」


    「…不是。」


    語音剛落凜月才想再好好品嚐一次那透著水光的唇瓣,結果背後卻傳來了告知闖關失敗的系統通知聲。


    「『阿,勇者死掉了。』」


↝零薰↜


    輕音部的門被打開,日落時分的夕陽替寂靜無聲的社團教室灑上一層鵝黃色的陽光。


    坐在棺材裡的人一邊喝著番茄汁,猩紅色的眼瞳在黑暗中看起來嚇人,更別說那沒有感情的視線。


    來人見狀輕聲嘆了口氣,便走進去這個他並不常來的地方「朔間さん,你別邊喝番茄汁邊發呆阿?你的眼神不管看幾次都很可怕。」


    「嗯?是薰阿,這不是稀客嗎?是受小姑娘的請託所以來找吾輩參加練習?」朔間眨了眨眼睛,勾起了笑容。


    「是沒錯,還以為小蒲公英是悄悄地想跟我約好下次約會的時間,結果竟然是拜託我來叫醒你,我的小蒲公英還是這麼一本正經的阿……」羽風擺擺手,朝門的方向走去。


    因此沒注意到後方的那人的神情變化。


    朔間踏出棺材,伸了個懶腰,跟在羽風身後「薰還真是喜歡小姑娘呢。」


    「那當然!小蒲公英可是—」


    「可是?」



    「……我說朔間さん你是老糊塗了嗎?腳怎麼往牆壁去了呢?」


    羽風看著自己眼前的那隻腳,又看了眼自稱吸血鬼的人,那抹笑容令看的人直呼不妙。


    「薰一直小姑娘小姑娘的,都不將我這個正牌的放在眼裡呢?」


    他將手撐在那人耳邊。


    「不如給吾輩個早安吻如何?」朔間用食指指向自己的臉頰,現在精神的模樣與早上根本相差十萬八千里。


    「哈?」


    「不做嗎?那算了…反正老爺爺還是比不上年輕的小—」


    就在剛剛一瞬間,嘴唇似乎嚐到了什麼柔軟的觸感。


    「這樣行了吧?快點去練習啦!」


    朔間看著關上的門,傻愣愣的眨了眨眼。


    那個薰、主動了……?


    …怎麼回事,突然覺得好有精神♪


    「我說,你只是想要我吻你才說那樣的話的吧?」

    「唔、吾輩有表現的這麼明顯?」


↝雙子↜


    「我說大哥你別再這樣肆意妄為了啊!」裕太看著跟自己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人,口氣不自覺地大聲起來。


    掛著粉紅色耳機正走走跳跳的人不解的看向莫名其妙又生起氣來的自家弟弟「裕太你別那麼大聲嘛!好好的午休都要過去囉?」


    「那是我的台詞阿!你就不能好好的吃你的泡芙嗎!」


    「欸—裕太也是阿?不吃那個外觀一整個都是紅通通的食物嗎?」日向眨巴著眼睛問,睜大的眼瞳寫滿無辜。


    「還不是因為大哥加了番茄醬!」


    「哦!因為每次看裕太都吃的很辣,偶爾也吃些甜的不是很好嗎?」


    裕太聞言噤了聲並且深呼吸一口氣,他告訴自己要冷靜,跟眼前這人真較勁就輸了。


    不過這可是限量的啊!!!


    …但自己這樣生氣也沒有用。


    日向撲通一聲坐在長椅上,抱著膝蓋朝裕太眨巴著眼睛問「那我給裕太賠罪吧?將泡芙分給你吃!」他邊說邊拿起了他的最愛,少見的斂起笑意。


    裕太眨了眨眼,坐在了日向旁邊的空位開始吃起變味的午餐。


    「裕、裕太…?」

    「嗯……加番茄醬還挺不錯吃的嘛。」


    果然,生不起氣來啊。


↝獅心↜
✝leo泉


    黃昏時分沒有什麼人的公園,只有幾隻小貓喵喵的叫著,偶爾有放學回家的小學生會打打鬧鬧的經過。


    有一個人站在廣場最高層的階梯上,高聲的唱著歌。


    不顧其他路人的眼光,他唱著、跳著—


    「笨蛋王樣!你在做什麼!?你也好歹有點身為偶像的自覺吧!!」


    —直到那個人出現為止。


    「セナ!怎麼來了?」雷歐停下動作轉過身,果不其然看到打扮的整整齊齊、一絲不苟臉上掛著不悅的臉色的瀨名泉。


    「哈?那你怎麼在這裡。」他拿下耳機朝雷歐走去,邊抬起手擋太過刺眼的夕陽。


    「哈哈哈我感受到了宇宙的呼喚喔☆」


    「…是嗎?雖然你翹掉練習也差不多習慣了,不過かさくん一直吵超~煩人的阿?」


    等到真的走到那個人身邊,那人也只是始終掛著微笑不說什麼。


    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被融進夏天的光芒裡頭,不用特別去明說什麼,你都懂。


    「セナ沒有模特的工作嗎?真稀奇阿—」


    「你先想想現在原本是要做什麼事再說吧。」


    「哇哈哈哈哈☆那種事就別計較啦!」


    「……真是…有夠隨性的阿?」


    夕陽開始往下沉,並肩坐著的兩人身後的影子被拉得越來越長……


    「セナ。」


    「什麼?」


    「像我這樣赤裸的國王,能遇到如此優秀的騎士真是太好了。」


    「…你傻了嗎?」


    泉嘆了口氣,過了那麼久還是跟不上旁邊那人的思維。


    「是因為你才在這裡的,是你聚集了這樣一個騎士團,即使中途有一些危機…」


    「不是還在這裡好好的嗎?而且之後還會持續很久、很久的。」


    最後消散在夏夜的清風裡的那抹溫柔的笑意,與完全沒入地平線的太陽一同消失了。


    「哈哈果然沒有セナ不行啊!哦!靈感來了!!筆、筆呢!?」


    而接下來就是新篇章的展開…


↝leo司↜


    隻身來到練習室的司,聽到門開的聲音停下手邊的動作回頭一看。


    「leader…?」一回頭便看到從門外探頭進來正左顧右盼的一顆橘色的腦袋,而那人聽到呼喚抬起頭來「哦哦!是スオ阿!」


    司不解地眨了眨眼,那個平時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人正走進練習室,手一邊拿著亂糟糟的紙筆倒是十分符合他的作風。


    「話說我的騎士呢?」雷歐直接坐在地上,抬起頭看著正在做伸展動作的司。


    「…如果您是指其他學長們,那麼瀨名學長與鳴上學長因為有模特的工作先走一步了,而姐姐大人正在外頭尋找朔間學長。」


    司正坐在雷歐的對面,那個國王好像經歷了一個國度的盛衰,沒有一絲自由的生氣在他的身上、屬於他的宇宙也藏起來了。


    平平靜靜的、優雅又不失氣勢,明明這樣子就像自己理想中的leader……


    「leader發生什麼事了嗎?」


    「嗯?」


    「這不像我所認識的leader」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


    司一臉認真的直視雷歐的眼瞳,緊張的嚥了口口水,做好了最dawn的打算與足以面對任何情況的心理準備……



    「哦!因為我把下次表演的曲子弄丟了,所以如果再嘻嘻哈哈的一定會被セナ罵阿哈哈哈!」


    「leader!!!!!!!」



夢囈-

   對不起。(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53)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