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錯誤(02.)

そらまふ — 錯誤(02.)
❖好龍まふ(可人化)×惡人勇者そらる設定
❖rpg遊戲後台(?)設定

(01.)


05.


    そらる揮揮手告別那個完全說不出話的npc,隻身一人來到示神森林的入口。


    他沒有多想便走了進去,不知道為什麼能察覺到空氣正在跳動,連路旁的小草也歡欣鼓舞的歌唱。


    簡而言之,這是很棒的一座森林。


    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勇者大人直接跟隨直覺往前走,隨著彎彎曲曲的小徑走了好一陣子,一路上順手採了不少補給品。


    突然在前方的大樹的後面,能從樹葉間的縫隙瞥見就像被撒上了金粉一樣閃閃發亮的湖面,隱隱約約能夠聽到與今日森林的氛圍很相配的喧鬧的聲響。


    藏身在枝幹後方,そらる瞪大雙眼,因為眼前的景象身子微微顫抖……


    他看到正開著派對的魔物們,而且每個生物都很開心的樣子,他甚至沒辦法將視線移開。


    ……而且重點是牠們竟然將極極極稀有的晶果當成零食在吃啊啊啊!!!天曉得那一籃需要多少耀石才買得起!?


    他直直盯著坐在群眾中超脫世俗、格外顯眼的男子,不、應該說看起來是男子的生物,尤其在當他看到他脖頸處與髮色相同的鱗片時更加深了這樣的猜想。


    不過那抹笑容,很美。


    察覺到灼熱的視線,在湖邊的まふまふ反射性的抬起頭看向そらる的方向,驚訝的張開了嘴。




    當茜紅色與墨藍色相遇,那會是多美的一片天空?


06.


    沒有甚麼一見鍾情這樣矯情的發展,更不會有任何火花四濺的場面。


    有的只是無限蔓延的尷尬。


    龍與勇者就這樣對視了好一陣子,誰都不曉得先開口打破沉默是不是比較好的一個選擇,還是要像千篇一律的故事走法一樣才剛見面就來個大亂鬥!?搞得好像他們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非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這樣異常和諧的場面,止於一隻在まふまふ身邊飛著的晴天娃…晴天小天使的喊叫聲。


    「勇者來啦!!!!!!!!」


    まふまふ阻止的話還未說出口,回過頭那些還沉浸在歡快的氣氛裡的魔物全都驚慌失措的跑走了,用的還是跑越遠越好的氣勢,有些不小心摔跤的甚至乾脆坐在原地大哭了起來。


    洪亮的哭聲迴盪在寂靜的森林裡,まふまふ趕忙上前低聲安撫還未成年的小赤兔、小光狐還有一些都是還需要人照顧的魔物們。


    他最後輕輕抱起一直遮住雙眼、身子不斷發抖的小雪貓,一邊溫柔的撫順牠的毛,一邊輕輕唱著そらる從沒聽過的歌謠。


    那大概是龍族特有的歌謠,他想。


    等到那隻小雪貓終於被接走的時候,まふまふ鬆了好大一口氣「所以說小孩子好—」


    「原來龍的歌聲真的能平撫任何負面的情緒阿。」


    「啊啊啊啊!?」まふまふ很沒形象的大聲叫了出來,人類明明不會飛,為什麼這勇者走路都沒聲音!?


    「殘忍的勇者快走開!不准接近まふまふ大人!!!」


    「……這是哪來的醜晴天娃娃啊?」そらる皺眉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晴天小天使,毫不猶豫的一把抓住那顆圓滾滾的頭就往旁邊一扔。


    「て、てる…!!」


    「大人您快走啊!!!這勇者根本就好比那些大魔王,個性差的不得了啊!!!!!」


07.


    まふまふ目瞪口呆的看著名字叫做まふてる的守護神消失的方向,愣愣的眨了眨眼轉而直視眼前散發著黑色氣場的……勇者?


    這真的是勇者?不是哪裡最高層的魔王化成人型偷跑出來這裡遛噠?


    「嗯—礙事的傢伙都沒有了,」そらる摘下手套後伸出過分白皙的手「我是勇者,そらる,是個npc。」


    「呃……そらるさん嗎…你好。」まふまふ戰戰兢兢伸手握住他的手。


    看他的穿著打扮,還有剛剛說的話就姑且相信一下這人是勇者的事實好了……不過npc中有這麼惡劣的人存在?遊戲的設計者怎麼了。


    そらる見眼前的人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饒有興趣的挑起一邊的眉「不用自報一下是什麼名堂?」


    「欸?哦哦…你不會—」下一秒就拿出劍鞘裡那把鋒利的劍斬下我的頭,再用綁腿上的小刀嘗試刮下我的鱗片吧?


    「我不會殺了你,我沒興趣,所以你大可放心的與我締結契約,說吧?名字、種族。」


    「…用『締結契約』這詞是不是誇張了點…?」


    「互相交換名字不就是一種契約嗎?所以你到底說不說啊?」


    「我說!我說就是了……」他偷偷瞥了那個口氣變得暴躁起來的勇者一眼「まふまふ,龍族,示神森林的BOSS…」


    そらる露出了果然的表情,一屁股坐在まふまふ身邊,他不知道想到什麼,那雙眼瞳突然變得炯炯有神「這麼說你是那隻惡龍?」


    まふまふ聞言反射性的抖了好大一下「所以そらるさん要殺了我嗎?」


    「我剛不是說了沒興趣嗎?只是覺得你很特別罷了。」


    你也很特別阿……まふまふ默默的在心裡回應道。


    「不過你應該比我還要大吧?對我用尊稱?」


    「這、這是為什麼呢哈哈……」


    總不能說是被他的氣勢嚇到,這稱呼便理所當然的脫口而出了吧……


08.


    まふまふ看著空空如也的籃子,覺得自己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明明就是龍卻被一個剛見面的勇者給欺壓這樣對嗎!?


    雖然這麼說,但是他跟我要晶果的時候我也全給他了啦……


    這是怎麼回事,有種挫敗感。


    「まふまふ大人—」


    「哦?てる你沒事吧?」


    「那個惡劣的勇者沒有對您做什麼事吧?」


    まふてる拍打著小小的翅膀,繞著まふまふ飛了幾圈才鬆了口氣似的落到他的肩上「太好了,看起來沒有被怎麼樣呢。」


    「てる討厭そらるさん嗎?」手一邊玩弄著木籃子,他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大人您該不會剛剛與那個勇者互換名字了吧!?」


    哪知會換來守護神那麼大的反彈。


    「怎、怎麼了嗎?」


    「您知道這行為有多不妥當嗎!您真的明白您的身份有多—特別嗎?如果告訴那個惡人勇者你的名字天曉得他會做出什麼事…該不會、該不會他拿去黑市與旅行商人做交易,結果明天就會有大批的勇者、魔法使、劍士衝進森林想要奪您的性命吧…!!」


    「て…てる……」


    嗚哇……感覺不太妙阿…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我當初怎麼會選您作為主人呢!?」


    「欸欸!?」まふまふ受到了一萬點的心靈傷害。


    「像您這種個性好過頭、總是將別人的需求放在自己之前、看到需要幫忙的人也不管是不是陷阱二話不說就去幫忙、不僅被打被罵被勒索也不吭一聲的龍怎麼會是BOSS呢?」


    赤瞳白髮的那人移開視線垂下頭「我也不想當阿……誰叫我是長子,而且還長這副德性…」


    「…對不起啊てる,我又說這種話了,你放心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會打起精神來的喔♪」


    小小的守護神面無表情看著苦笑的人,忽地覺得呼吸有點難受「……您怎麼這種時候還在顧慮てる的感受呢…想說就說,想哭就哭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我守護神一生只跟隨大人您!」


    てる我啊,選まふまふ大人為主人果然沒錯。



    「可是你剛剛…那樣說了……」


    「唔!?那、那是氣話……對不起…」
09.


    そらる看著背包裡好幾組的晶果發愣,果然不是夢阿……有那麼多夠我旅行好一陣子了啊!還可以拿去賺點小錢…而且還是npc賣的一定更多人買阿嘻嘻♪光想像便覺得往後的日子變得更加美好了…!


    他勾起笑容愉悅的走出森林,走到山腳下的告示牌時卻突然停下腳步。


    連見到龍的人型也不是假的阿。


    「……龍都長的那麼不科學的嗎?」他小小聲的抱怨,明明他就見過其他很多魔物的人型,怎麼沒一個像まふまふ那麼美型的?


    他打定主意再去見那個很愛睡覺的看門員,想再聽聽那個自己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聽過的、關於惡龍的故事。


    沒想到坐在那裡的人換了一個,是個看起來很有氣質的美女,不過脾氣似乎有點不太好……嘛,是美女這點就該感激了。


    「請問,你是看門……」


    「就是你了!」




    「什麼…?」


    そらる滿臉問號的看著衝過來握住他的手的女生……


    不妙,似乎有什麼要發生了。


-tbc


夢囈-


    新年的文,努力填坑XD
    怎麼說呢—有種續寫黑歷史的感覺()

    設定有再另外PO一篇☆((等我用電腦w
    阿不過其實我還沒想好完整的設定呢(*´∀`)((什麼?



    如果有任何不順的地方或是願意提供意見的請務必告知我!也歡迎來找我聊天www

评论
热度(12)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