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凜緒 — 你不要走好不好?

凜緒 — 你不要走好不好?
✝OOC
✝短篇


正文-


    真緒放下手中的筆,輕輕按摩了下自己發酸的眼球,有些失神地看著自己面前那一大疊還待處理的資料,他又深深嘆了口氣。


    沒好氣的又瞪了好一會兒,視線往窗外看去。


    被熱氣逼得扭曲的藍天,還有毫不留情的太陽刺眼的掛在天上,聽說今天是盛夏最熱的一天呢。


    …現在的大家一定都在練習吧?


    少了我的Trickstar也是、還有凜月在的Knights也是……


    真緒突然回過神,開始感到不安。


    不對啊,凜月不會又跑到校園不知道哪個角落睡覺去了吧?可是天氣那麼熱,他應該也寧可待在練習室才對……不對,保健室也有冷氣阿!


    真緒突然覺得有點暈眩,好像有什麼事情突然非得他現在去做不可。


    不過他可是不管哪裡都能睡的人啊。


    他離開座位,正想打開門衝出去找他那位自由的太過分的青梅竹馬,卻又想到還有轉校生這一號人物存在,她一定早就讓凜月乖乖參加團練了吧?而且凜月也很聽轉校生的話啊。


    是嗎?


    他停下腳步。


    是啊,我早就不是凜月的唯一了。


    …明明應該要感到開心的,明明要對小凜現在的改變感到開心的,自己不是也能就此卸下一個重擔嗎?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有種下一秒就要被拋下的感覺…?


    「ま~くん!我來找你了喔~?」


    「欸!?」


    真緒愣愣的看著推開門進來的那人,那人似乎也有些不解,只見他歪了歪頭「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真緒看著十分熟練走到沙發準備躺下的凜月,勾起了無奈的笑容「凜月你偶爾也該去團體露臉吧?會給他們添麻煩的喔?」


    「嗯—我才剛從小瀨那邊逃出來呢♪」


    「逃…?為什麼逃?」


    「因為小~瀨不准我在轉校生準備的床上睡覺嘛!還搶走人家的抱枕,威脅我參加練習,是不是很過分?明明就已經練了十分鐘…」


    手機的通知聲打斷他們兩人的談話,真緒拿出手機,只見轉校生傳了個「不好意思在衣更同學忙時打擾了,有沒有看見凜月同學?」的訊息來。


    他將手機螢幕轉向凜月「你看,轉校生也在找你喔?」


    「欸—我剛剛也費了好大一般功夫才瞞過轉校生的呢♪」


    「真是的……」真緒快速的回了訊息便坐在凜月旁邊,通常這時候他應該是在工作,而凜月則是睡覺的,所以像現在這種兩個人對視的時候很少見,甚至幾乎沒有。


    「凜月為什麼要逃走團練還沒回答我呢?」


    「當然是為了來見ま~くん阿,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不過ま~くん原來那麼在意阿♪」


    凜月看著果然又臉紅的真緒輕聲笑了,下一秒將臉埋到抱枕裡正想準備睡覺卻被眼前這人搞得睡意全無,他猛地抬起頭—


    「…你不要走好不好?」


    看起來他應該是在自言自語,語氣輕的下一秒就要消散在空氣中,而他不知道又在苦惱些什麼了。


    嘴角高高揚起,他一把將分神的真緒往身體拉,直到兩人連互相的氣息都能清楚的感受到那樣的距離「我不會走的,哪裡都不去。」


    然後下一秒在那人驚愕的眼光裡吻上那甜膩的唇瓣,就只是輕輕相貼、沒有任何侵略氣息的吻。


    「まくん也知道的吧?我這人唯有約定是會拼了死命遵守的。」


    「所以ま~くん也不能失約喔?我們說好了♪」


    如果說這樣不起眼的動作是為了什麼,那一定是為了讓人感到安心吧。


夢囈-


    他們有那—————————————麼好!

评论(2)
热度(50)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