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等式

そらまふ — 等式


00.


    既然無法用說的,那就用寫的。


01.


    我的手被那人緊緊的、緊緊的握在手心裡,我們誰都沒有開口,可兩人之間的氛圍一點都不令人難堪。


    就像早晨從窗外灑落的陽光、深夜時分天空的滿天星斗。


    令人沉迷、令人疼惜。


    我能感受到跟著他略低的體溫一同傳來的話語,心情也因此平復。


    跟這人在一起,我不怕。


    因為有他,我還在這裡。


    該如何是好?


    …這生平第一次有的想法該如何是好?



    吶,神阿。


    倘若祢真的存在,祢能夠回應我嗎?


02.

    まふまふ遞給そらる一杯溫牛奶,說是如果連晚上再喝咖啡那就太不健康了。


    そらる搔了搔亂糟糟的頭髮,努力勾起一個笑容收下了。


    抿了一口隱隱約約冒著白煙的牛奶,嗯,甜的。


    那人的黑眼圈都跑了出來、雙頰也凹陷,一看就讓人覺得這人不健康,想必不知道有多少天沒睡了。


    自然捲的藍髮都長的微微蓋過了同樣是藍色的眼睛,像是海的最深處,沒有一點光芒。


    被まふまふ的眼神盯得實在受不了,そらる舉起手笑出聲「我說就是了!」


    白髮的人兒見狀跟著笑了,睜大雙眼等著那人的解釋。


    窗外的禪在叫,屋外的螢火蟲在飛。


    「這次不管怎麼做就是不對,找不到感覺,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瓶頸期吧。」そらる點了點頭,對自己的說法感到滿意。


    沒料到一抬頭まふまふ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像是在說「你在說什麼阿。」


    他有些慌了「不是不是—唉,你別這樣看我啊,我會想將你吃掉的。」


    「!?」


    見まふまふ臉上浮現紅暈,紅瞳也開始閃動,反射性的將頭別過去的景象,そらる勾起壞笑。


    「現在想想我們也很久沒有親熱了對吧?」他邊說邊一步步往まふまふ走去,話還沒說完就毫不例外的被一張滿臉通紅的人用抱枕丟了滿臉。


    「痛!」


    誰來告訴他為什麼一個沒在運動,而且握力只有七的人丟出來的抱枕那麼痛?


03.


    雖然現在半夜三更,因為毫無睡意,他們索性爬到屋頂上。


    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會做這種事,可他們做的相當熟練,一個禮拜幾乎六天晚上都待在這裡。


    他們並肩坐著,看那彎新月、看幾顆星辰。


    「你說,人死後會變成星星嗎?」そらる伸出手指。

    「就像神話故事一樣。」指向最亮的那顆星。


    他點了點頭。


    「那麼我們得先成為神才行。」


    他閉上眼笑著回答。


    —既沒有附和,也沒有否決。


    まふまふ將頭靠在そらる肩上,閉上眼專注的聽另一人口中的無名小調。


    「可是まふ,不是有種說法是…當出現了流星,就代表有人離開人世了?」察覺到肩上的人似乎動了動,他伸手替他整理被風吹亂頭髮瀏海「不,當我沒說吧?畢竟是不同國家的故事呢。」


    そらる晃了晃腳,又安靜的與まふまふ坐了一陣子,才開口「時間也不早了,下樓吧?憂心著涼了。」



    —是屬於他的溫柔。


04.


    そらる抬頭往門口看去,嘴裡咬著剛烤好的吐司,因此抬起手做了一個示意的動作。


    まふまふ見狀也抬起右手,他替自己倒了杯巧克力牛奶便走到そらる旁邊。


    「嗯?阿,這個啊?」


    「突然有個想法,你覺得這裡的接點會很奇怪嗎?」他用食指點著昨天停筆的地方,後方此時已經被寫上了一長串的音符,看得出來這人起來好一陣子了。

    「這首歌我想給他取作『New worlD』抱歉這次不是讓你取歌名,我去拿前面的樂譜給你看吧?再拜託まふ你給我些意見。」そらる這麼說著便站起身,將小桌子與散亂的紙張留給まふまふ。


    被留下的まふまふ輕輕抿了一口牛奶,冰的他不敢再喝第二口。


    拿起被塗改多次的紙張,熟悉的字跡洋洋灑灑的寫滿一整張。有時緊湊的音符像戰爭序曲,刺激、激情,有時輕柔緩慢的節奏卻像雨後驕陽,那應該即為重生的象徵吧。


    他眨眨紅色的眼瞳,抬起頭看向窗外。


    晴空。 

    沾染著白雲的天空包裹了這個世界。


    「久等了,剛剛突然有人打電話來。」そらる揮了揮手中與桌上相同款式的紙張,對上まふまふ的眼神笑了笑。


    他揉亂他的白髮「你怎麼又喝巧克力口味的阿,像個小孩子。」


    まふまふ勾起笑容捧起還是微冰的牛奶,縮在そらる懷裡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


    可是甜的讓人想一再回味。


05.


    解決了早餐,まふまふ專心的看著認真工作的そらる,時不時告訴他他的想法。


    幾刻鐘過去,そらる終於放下筆,這首曲子終於也告了一段落,只剩實際演奏這樣最後的步驟。


    「完成了—!」

    「……好累啊,我先歇會…」まふまふ聞言還來不及規勸,回頭一看那人的臉正埋在紙張堆裡。


    …雖然這是草稿,不過你也太隨性了點。


    まふまふ無奈的笑了,替他披上毯子後轉身稍微整理了亂糟糟的飯桌、將碗盤洗的乾乾淨淨,這才放鬆的坐在熟睡的人對面。


    伸出手指輕輕把玩捲髮,又盯著那人長長的睫毛瞧,他最後收回手,深怕下一秒這漂亮的陶瓷娃娃就會因為自己出現傷痕。


    正想起身離開飯廳,他卻被そらる的手機嚇了一大跳。


    好耳熟。


    那人又撥打了兩三次才選擇改傳訊息。


    在螢幕又一次亮起的同時他突然驚覺過來,趕忙收回目光。



    女朋友…嗎?


    一咬牙拚命搖晃腦袋,垂在身體旁的拳頭卻不自覺地握起。


    不對,そらるさん怎麼可能交到女朋友還跟我同居?應該是友人吧。


    腳一踏。


    …他是、為了照顧我才跟我住一起的阿。


    我怎麼忘了他是為了贖罪,所以才—



    可是!如果是這樣……為什麼要用我之前唱的歌當作手機鈴聲……


06.


    「那麼我出門了。」そらる接過まふまふ遞來的背包。


    「話說你一個人在家都不會無聊嗎?……唔、不會啊,也是,你還有電動跟漫畫可以打發時間嘛。」他拉起連帽衣的帽子。


    輕輕笑了「如果無聊了,就傳訊息給我吧?」


    「我很快就回來。」

    門外的街道充斥雨後的味道,天空的西方掛著一道彩虹,沒有什麼車的道路上有幾攤積水,熟悉的背影與他身後長長的影子。


    直至そらる過了轉角,まふまふ才關上門進到屋內。


    開了空調的空間令人感到舒適,所有壓力感煙消雲散。


    回到房間,まふまふ習慣性的按下收音機,下一秒輕快的音樂便傾瀉而出,溢滿小小的臥室。


    他拿出一本筆記本,封面有著沾染到不明液體留下的痕跡、邊邊不知道為什麼少了一個角。


    翻到全白的一頁。

    他拿起筆書寫。


    偶爾跟著音樂旋律哼著。

    頭不時隨著節奏點著。



    「阿,是そらるさん的歌。」


    白髮青年這麼說道。


07.


    我不知道這麼做究竟是好是壞。

    我甚至做好了被你討厭的心理準備。


    即使天空崩落、下起傾盆大雨、被奪取任何一絲光芒、身處萬丈深淵。

    —也比不上你的一抹笑容。


    所以希望、希望你能夠原諒這個自私的我。


08.


   「我回來…欸?」


    そらる錯愕的看著沒有開燈的客廳,與在沙發上蜷縮成一團的人兒。 


    不自覺地放輕腳步走到穿著浣熊睡衣的人旁邊,稍稍感嘆了下在沙發上趴著還能如此熟睡這世界也只有你一個人了,便去拿毯子打算給這人披上。


    卻突然被拉住袖口。


    回頭一瞧。


    まふまふ還在睡夢中沒有醒來。


    「……反射動作?」そらる最後索性直接坐在地上。


    他看著睡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的人,長長的睫毛微微的顫抖、漂亮的白髮像是銀河、抓住自己的手指看起來像是陶瓷品。


    喔,還有這人的聲音很好聽。

    雖然只用很好聽三個字或許有點太廉價……但我實在想不到別種形容方法,明明就是音樂家。


    真想好好的、一輩子愛惜他。


    「還恨著我嗎…?如果我說我現在是完完全全的愛你你會相信嗎?」そらる自嘲地一笑「不會的吧。」


    他輕輕去碰那人的瀏海傾下身於額頭上映下一吻「祝好夢。」


09.


    「そらるさん!這次的新歌也很棒啊—!」まふまふ興奮的打開工作室的門衝向低頭補眠的そらる就是一陣崇拜。


    「…我說好吵阿。」被吵醒的人打了個哈欠,半瞇著眼睛,像是對待寵物似的拍了拍まふまふ的腦袋瓜「是嗎?喜歡就好……」


    「…那麼我先睡了。」


    「欸!?等等啦!!」まふまふ慌了。


    「我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好好睡了…不如まふ你也來睡吧?」そら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下一秒就昏睡過去。


    正因此他理所當然的沒有看到眼前那人爆紅的臉頰。


    「……真的可以嗎?」


    まふまふ見他進入美夢,開始觀察起不知道見過幾次的睡顏,在他的印象中,他見到的そらる就是一個時不時都想睡覺或許說都在睡覺的人,不過這也是因為沒見過他工作的樣子吧。


    但他就連睡覺也很迷人。


    他還記得第一次拿到他的曲子時心頭的感動。


    他也正是從那時起,正式的成為そらる的粉絲,而且是非常狂熱的那種。


    所以當他纏著經紀人好久才見到本人時,明明才對上一眼,他便覺得心中的一塊似乎被奪走了。


    獨樹一格的氣質、悠然自適的態度。


    就好像他是宇宙中最耀眼的一顆星,每個人都知曉他、都要跟隨他的光芒—


    美麗的外表與好聽的嗓音…誰不喜歡這人我跟他拼了。


    從遇到そらる的那一刻起,他才相信一見鍾情、一見傾心這種荒謬的事。


    之後まふまふ便瘋狂的與そらる來往,久而久之兩人便成為了好友、意同道合的夥伴。

10.


    「そらるさん,我喜歡你。」


    「……抱歉,我只把你當成朋友。」


    隔天そらる便接到まふまふ的經紀人的電話,然後才得知那個開始小有名氣的歌手住進醫了了。


    ……而且發不出聲音了。


11.


    我還記得你那時衝進病房的表情是如何,的能讓總是從從容容的そらるさん露出那麼狼狽的樣子,就某方面來說我也很厲害呢♪


    當我看到你表情凝重的與經紀人在談話時我真想告訴你們我是啞了,不是聾了阿。


    所以不用覺得一切都是你的錯。


    如果我走的是平常的回家路線,就不會恍神的被黑粉遭受一頓毒打,更不會被推到馬路上吧?


    讓你們困擾了,很對不起呢。



    ……拜託你別露出那麼受傷的神情跟我道歉阿…不是的、不是你的錯……!!!


    是我、是我不該自以為是的向你告白阿。


    我才是施害者,所以求求你……


    別哭了阿。


12.


    所謂的因禍得福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まふまふ看著已經連續五天都來到這個病房的そらる,雖然在第一天他就明確的用文字告訴他不用來探病也沒關係的,誰知道卻被強硬的拒絕了。


    我還以為そらるさん很討厭麻煩事。


    そらる停下動作,一看「是很討厭啊。」


    まふまふ一怔。


    「可是你不麻煩……給,蘋果好了。」


    那人見他沒有收下的意思,便強硬的塞到他的手裡「吃吧,我去洗手。」


    結果等そらる從廁所回來,まふまふ手中的蘋果還是一塊都沒有減少。


    他無奈的拿起一塊放到嘴裡「不喜歡吃蘋果?那我明天買蛋糕來好了…?還是你想要吃什麼。」


    まふまふ搖頭,移開了視線。


    「……那,我帶草莓蛋糕來吧。之前說好一起去吃的那家。」


    「まふ,明天見。」


    等到門關了,まふまふ才拿起一塊蘋果放進嘴裡。


    好甜、甜的好難受。


    他將剩下的蘋果全數扔到垃圾桶裡。


    …そらるさん,我不是討厭蘋果。

    而是討厭這個因為獨佔你而感到沾沾自喜的自己。


13.


    「唔……手好酸………」


    「醒了?」そらる拿著可可從廚房出現,似笑非笑的看著一臉呆萌的まふまふ。


    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這裡是客廳!?!?!?!?!?


    「噗。」

    「怎麼,穿這件睡衣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很害羞?我覺得很可愛阿,尤其是現在臉紅通通的浣熊真是特別可愛。」


    那人勾起一個壞笑,撐著下巴正在看笑話呢。


    等等等等等等等—我記得我是在等そらるさん回家啊…!!為什麼、為什麼時間變成了早上?そらるさん還在喝可可呢…!!!


    他皺起好看的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難道說闇之魔王將夜晚連同我那時的記憶一起奪走了…!還是說這裡就是所謂的平行世界!原來我在睡夢中穿越了世界嗎!!!那麼這真的是我的身體嗎?該不會—


    「你沒有穿越世界、沒有魔王,你的名字還是『まふまふ』,這一切都只是因為你睡了過去而已。要喝可可嗎?幫你泡一杯。」


    まふまふ楞楞地點頭,卻又猛地搖頭,搖的原本就睡亂的頭髮變得更亂了。


    一抬頭,そらる像是變魔法一樣,下一秒從廚房出來時便拿著冒白煙的貓咪馬克杯。


    不算大的客廳滿滿的、滿滿的都是甜膩的味道。


    …心頭也、暖烘烘的。


14.


    「……因為在等我回家?我不是說過可以不用等我嗎?在沙發上睡手很酸吧?」そらる笑著看手指打字打的飛快的人,手卻突然像是凍結了一樣「被我說中了?」


    まふまふ癟癟嘴回頭對上そらる的視線。


    沒想到そらる一把拉過他,並輕啄了口他的唇瓣。


    「!^?&^*$%*&#!#@%!?!?!?」


    我這是被吻了對吧、對吧!?


    他一瞪,沒想到那人裝作無辜的樣子「你把嘴嘟起來不是就是要我吻你嗎?」


    這人真的是越來越得寸進尺了啊……


    想著要給そらる一點教訓的まふまふ猛地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そらる,手才剛伸出去便被他握住。


    他細細地摸過所有手指「哪天我會替你戴上戒指的,在這裡。」


   そらる看著まふまふ爆紅的臉頰,差點憋不住笑,他故作鎮定的輕咳幾聲,不料まふまふ的臉突然變得豪無血色。


    「對了,我在工作的地方遇到了你之前的那個經紀人喔?」


15.


   「但是まふくん…這樣好嗎?」有著中長髮的女性滿臉不妥的看著面無表情喝草莓奶昔的人,那人只是拿起一塊曲奇吃了一口,動作有條理又簡潔。


    「經紀人…阿不,你現在不是我的經紀人了所以也得換個稱呼才行……」


    「ま……」


    「啊!那麼櫻花如何?挺適合你的阿,你也喜歡櫻花不是嗎?」


    她看著まふまふ的笑容什麼話都說不出,最後只好點點頭,接著喝了一口檸檬紅茶。


    「那麼櫻花,謝謝你在我住院這段時間的照顧,而經歷那麼長一段時間的相處,我知道妳是我能信任的人。」


    「所以希望能夠配合我演一場沒有終幕的戲……」


    經紀人抬起頭直視異常堅決的まふまふ。


    「……觀眾是,そらるさん。」


    「…為什麼?」

    「不幫我嗎?」

    「……我幫。」


    「你只要不要跟そらるさん透露我已經有辦法說話這件事就可以了!謝謝你,我真是一直給你添麻煩呢…」


    まふまふ露出了鬆口氣的笑容,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


    櫻花搖搖頭「這樣我們就互不相欠了,改天再約出去喝一杯吧?」


    「我說你怎麼還是用這種說法阿?好啊保持聯絡,那麼我先走了,再見。」


    櫻花舉起右手,直到他出了店門口才又收回目光。


    秋天的風景就是一排光禿禿的樹,為什麼在這種季節卻提到櫻花…?


    逞強的笑容…還真是、難看阿まふくん。


16.


    你大概會覺得我是個騙子、笨蛋、傻瓜。


    不過是的,我正是。


    那麼像我這樣的人被你討厭一定也是理所當然。


    還記得我住院的那一段時間嗎?

    我嘴上說著叫你不要來了,但其實我比誰都想再看到你。


    你該不會忘記我昨天跟你說了什麼吧?所以才能這麼平常的每天都到病房帶慰問品給我……我好幾次、在好幾個夜晚入睡前都這麼想。


    說著好噁心,卻又對我好的你,我真的摸不透你的心思。


    就好像你是一道無解的數學題,沒有所謂的等式。

    而在解題的過程裡……有的是不會說話的まふまふ。


17.


    「對了我給你聽聽演奏的版本吧?雖然還沒有歌聲,不過光是這樣就很棒了!」そらる站起身,移動到筆電面前,手指俐落的點著滑鼠。


    下一秒鋼琴輕快的彈奏聲便出現—


    まふまふ猛地停止動作,大眼瞪著得意的そらる。


    「如何,很棒吧?」


    他點點頭,試著平復自己激動的心跳。


    因為這簡直就是、重蹈覆轍。


    「我剛剛不是跟你提到那個經紀人嗎?我跟她談好下次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喝一…啊不是,是一起出去吃飯。」


    まふまふ笑了,他拿起手機。


    そらるさん被傳染了呢。


    「阿,是啊。」說完他自己也笑了。


    吶,我說能再這樣放鬆的笑是什麼時後呢? 


    能再這樣落入宇宙的日子不會結束的對吧?


18.


    …神啊。


    這是懲罰嗎?


    這條叉路的前方都是相等的嗎?


19.


    まふまふ不得不佩服そらる的辦事效率,早上才說好三人一起吃飯,便訂好晚上的位子了。


    如果平時早上起床也那麼有效率就好了。


    被服務生領進一間包廂,櫻花已經坐在裡頭開始烤肉,她朝我們揮揮手「好晚啊。」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要說好久不見嗎?」


    「阿,說得也是!那麼兩位,好久不見,快點開始點餐吧?菜單在那裡……」


    そらる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下一秒便將菜單遞給まふまふ,一轉頭便對上那雙寫滿疑惑的紅瞳。


    下意識的伸手揉了揉那頭白髮「點吧?」


    被晾在一旁的櫻花輕咳幾聲「你們好閃啊,在交往?」


    她見まふまふ的臉紅通通的一片,挑眉看著遊刃有餘的そらる,等他解釋一切。


    「不是,不過正在同居。」


    そらる接過點菜單,在まふまふ寫的數量後多加點了一份。


    他沒注意まふまふ的神色黯淡了幾分,站起身「那麼我去點菜啦,順便拿飲料。」說完便離開包廂。


    等門關上,櫻花夾了一塊五花肉放到まふまふ的碗裡,當撞上他的視線時,一笑「還沒告訴他?」


    「…這不是廢話嗎?」まふまふ一口咬下灑上許多辣粉的肉,看著眼前中長髮的女性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有一把火升了上來。


    「嗯—依我看啊,そらるさん一定也是喜歡你的,也就是說你們是兩情相悅喔?」


    「等他知道了,有99%的可能我是會被他列入黑名單而且討厭一輩子的阿。」


    她的神色愣了愣,眼神不知道在看哪裡突然笑出了聲「你何不賭賭看那1%的可能性呢?談戀愛就是要大膽嘗試,更何況……你早就做過更勇敢的事了不是嗎?まふまふさん?」


20.


    「我回來了。」


    「哦!好慢啊そらるさん。」


    「抱歉抱歉,飲料櫃前很多人,來,我有幫妳拿啤酒。」


    櫻花高高興興的收下,下一秒熟練的打開易開罐仰頭喝了起來。


   「給你,蜂蜜檸檬。」


    まふまふ下意識的收回手,這什麼啊!?怎麼那麼冰…!!


    「很冰嗎?因為我想說冰一點應該比較好所以拿了最底的……喔然後會選這個是因為飲料裡面只有這個會甜,碳酸飲料又太容易飽了。」


    接下來就是そらる與經紀人兩人談的歡,而且情況還有點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不知道為什麼まふまふ喝了酒,而且越喝越多,結果除了そらる那兩人都完完全全的醉了。


    小小的包廂都是燒肉的味道,三人中兩個人的談話聲沒有間斷。


    直到那個女人喝的昏睡過去了。


    そらる小口小口地吃著冰淇淋,他肩上的まふまふ正努力地讓自己不要睡過去。


    「要吃嗎?巧克力的。」


    まふまふ半睜著眼,一張嘴。


    甜甜的滋味便擴散到整個口腔、脾胃……還有心臟。


    そらる將他變得有點冰冷的手握的緊緊的「回家了,好嗎?」


    下一秒他便被背在背上,意識也開始飄遠—


    欸……我到底是點頭還是說了好呢?


21.


    そらる抱著まふまふ走到櫃檯,從口袋拿出一張名片「不好意思,我們是『TR』包廂的客人,裡頭還有一個瘋…啊不是,是一個睡過去的女人,這是他的名片,能請你們幫忙叫計程車將她送回家嗎?」


    「阿……沒問題的。」

    「謝謝。」


    そらる努力忽視店員異樣的眼光,走到門外。


    稍稍評估了下自己的體力背著人抵達家中應該沒問題,便踏出步伐。


    夜風吹在臉上很舒服,滿天繁星點點,走在月亮道路上的只有我們。


    枯葉從枝頭飄落,此時早已沒有多少花朵盛開。


    そらる專注的聽まふまふ的呼吸聲,就像秒針一樣有規律,而且聽起來睡的很熟的樣子。


    「你果然是能說話的阿,這樣的話真是太好了…因為你就能再唱我做的歌,我也能再只給你寫歌了。」


    「雖然剛開始聽你的經紀人說時我還不相信就是了…不過剛剛也親自見識到了兩次呢,我想,這一定不在你的計畫裡吧?」


    他勾起自嘲的笑容。


    「可在你的計畫裡有告訴我這一個步驟嗎?難道你打算一輩子瞞著我嗎…?」

    「…我想,你一定也是有所顧慮的吧?」

    「我不知道你又在一個人胡思亂想什麼,可是希望你能再多信任我的感情一點阿。」

 「喔對,你知道今天是你出院的第三年紀念日嗎?」


    そらる停下了話語,輕輕的笑了「也是你騙我的、第三年。」


    他輕聲哼著腦海中突然浮現的旋律,看起來很輕鬆的樣子—


22.


    將まふまふ放在沙發上,そらる凝望著那人如木偶般精緻的容顏,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細細撫摸…


    「比起欺騙,我更期盼你向我坦白阿。」


    白髮的人兒突然張口「そらるさん……我還想喝…」そらる嚇了一大跳,還、還在醉嗎?


    呃……總之,先跟著說下去吧!


    「不行,你喝的太多了。」


    「欸——————我要喝、要喝……」他胡亂地伸手去抓そらる的手臂,落空了四、五次才成功。


    他咚地一聲倒在そらる的懷裡,像是小動物一樣毫無頓點的蹭了過去。


    「ごめんね……」


    「我是個騙子,所以そらるさん討厭我也沒關係…將我拋下我也能理解……」


    「但是我好怕、好怕……」


    「…什麼?」


    「吶……神明大人…這是懲罰嗎?為了懲罰我這個輸家而立下的束縛?」


    「不是懲罰喔。」そらる將まふまふ抱得更緊「是賜予你的獎勵,因為你很努力了…不過不用怕,因為……睡著了?」


    低頭一看,那人又昏睡過去,そらる無奈的拍拍他的頭。


    「因為你的願望成真了,所以是獎勵喔?就算你用說的、用寫的都是『我愛你』。」


    我愛你喔?打從心底愛著你。


23.


    「そらるさん,おはよう!」


    「喔、你醒啦?」


-END



夢囈-


    爛尾對不起((大哭

    是個寫的時候前後想法不一的故事,如果有任何不順或是矛盾的地方請務必告訴我…!


    設定為音樂家そらる×前歌手まふまふ。

    一開始將まふまふ的病設定為「語音障礙」不過其實本人也不是很清楚…如果有任何錯誤的地方(?)請儘管提出來((跪


    然後用了很多借代還有隱喻之類的,很難懂吧我想()

    其中最重要的角色我想是那位經紀人,會不小心說溜嘴告訴そらる、或是答應まふまふ演戲也是,是個劇情轉折很重要的人(但戲份不多)


    「能說話與只能寫字,都是一樣的。因為都能傳達自己的心情。」


    謝謝幫忙我的梓梓♡


    順帶一提不用覺得23.所以很長XD我根本是照心情分的()


    拼盡全力的一篇,最後謝謝看到這的你。


    最後開了個專門放文與發廚的FB,想戳的歡迎直接戳♥→夢靜漾


评论(2)
热度(61)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