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

/

這裡ほし夢(星夢) 稱呼隨意.


執筆空圍、甘党×凜緒中心

そらる、まふまふ | ATR、甘党
凜月 | 真緒 | 王 | 泉 | 零 | 晃牙
\ 凜緒、獅心、零晃 /


企鵝:2385107157
臉書:夢靜漾(ほし夢) | 微博:星夢_沉夜

そらまふ — “喜歡”的定義

そらまふ — “喜歡”的定義


正文-


     「吶吶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突然停下寫譜的手,抬起頭看向打遊戲打得認真的自家戀人。


     「?」


     「哦!就是…那個……」接收到那人的眼神,まふまふ卻突然變得猶豫起來,此舉成功使そらる的好心情開始往下掉。


     「說不說。」


     「說說說!!!」他抱著てる踩著啪噠啪噠的腳步坐到そらる旁邊,等眼前的遊戲告一段落他才開口「敢問そらる大王您對『喜歡』的定義是什麼?」


      「哦?」他不置可否的挑眉「你寫了那麼多首有關愛情的曲子現在回頭問我『喜歡』的定義?」


      「這、這是因為……我擔心可能有人會覺得所謂的喜歡才不是這樣子的!所以才……來找そらるさん商量商量。」まふまふ越說聲音越小,頭也越發低了下去。


     突然只能看見毛茸茸的腦袋瓜垂在自己眼前,小小的髮旋吸去不少他的注意力,如果此人長著耳朵尾巴那現在這一幕一定會可愛的更多。


     他咳了幾聲「不過,每個人對喜歡的想法本來就不同阿。」眼前那人突然抬起頭,他直直對上那雙晶亮透徹的眼瞳。


     「可是,當作參考什麼的、也可以吧……?」そらる不著痕跡的往他的左手看去,他果然在摩挲著大拇指。


    そらる突然笑了笑,搞得まふまふ一愣一愣的。


     「可以啊,不過真的想知道?」聞言まふまふ急忙點頭。


      「這樣,我知道了。」他輕輕點頭,將手中的遊戲遙控器放在茶几上,まふまふ看著そらる一連串的動作覺得不解。


     不是講講而已嗎…?


     他眼睜睜看著那人正坐在自己面前,還單手抬起了他的下巴,還來不及反抗そらる就咬上了下唇,再來是兩唇相貼…


    在滿臉通紅的狀況下他聽到那人湊在自己耳邊,特地壓低了聲音「我會想要吻我喜歡的人。」


     下一秒そらる將手伸進まふまふ的衣擺,手肆意撫摸光滑的肌膚「還會想要與自己喜歡的人做這檔事。」


     まふまふ只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蠢,而且是會被天月嘲笑個三個月左右的那種。


     そらる將まふまふ困在自己與沙發間,直直望著害羞的不得了的人,用手捏了捏他的臉「會想要看到他的笑、不希望他流任何一滴淚。」


     「…每天都想看到他,就像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偶爾會想將他困在自己身邊讓他哪都不能去,就在自己身邊、想向全世界宣告他是我的人、總是會盡全力給予他安全感。」


     他一笑「最重要的是,希望他快樂。」


     まふまふ臉上的紅暈久久不退,他不斷扯著左胸前那一塊布料,只覺得心臟下一秒好像就要壞掉了。


     什、什麼啊!這人說情話怎麼像在喝水!


     「有幫助嗎?」そらる眼裡滿滿都是笑意,まふまふ依舊紅著一張臉,什麼話都說不出。


     まふまふ別過頭,避開そらる帶著壞意的笑,結果卻被他搔亂了頭髮。


     「唔、你在做什麼啦!」


     「反正你就繼續寫你的歌,雖然參考別人的意見也很重要,但是多對自己有點信心吧?」


     まふまふ感動的話還沒說出口,上揚的嘴角猛地停下「不過最重要的,你對我的喜歡呢?」



     「不表達一下嗎?」

评论(6)
热度(100)

© 瀕死之人 | Powered by LOFTER